乔布斯传,假如历史是场赌局

作者:现代文学

海盗团队

在管理中,乔布斯从来都不喜欢大而全的组织结构。斯卡利说:「乔布斯根本看不上大型团队。他觉得,那些大团队既官僚又低效。他把那些大团队叫做『一群笨蛋』。」

那乔布斯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团队呢?

实际上,苹果早期做Apple I和Apple II时,所谓团队,更像是沃兹一个人外加几个帮工的手工作坊。乔布斯像模像样地长时间扮演研发团队负责人的角色,还是从Macintosh团队开始的。在Macintosh的那段经历,是乔布斯学习管理并最终奠定自己的团队管理风格的重要时期,尽管那段经历的结局并不美妙──乔布斯1985年被Macintosh团队和苹果抛弃,与乔布斯武断、随意、粗暴的管理方式还是有一定关系的。

当年,乔布斯麾下的Macintosh团队是一支不折不扣的「海盗团队」。

那个年头,约翰尼·戴普(Johnny Depp)主演的系列电影《加勒比海盗》还没有上映,不过,作为迪士尼主题公园的著名景点,「加勒比海盗」从1967年开始就成了美国人喜欢的娱乐形象,不少嬉皮士都把海盗当成放荡不羁、敢想敢干的英雄加以膜拜,这和国内的年轻人喜欢水浒里面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绿林好汉是一个道理。

从一开始,乔布斯就想打造一支加勒比海盗风格的研发团队。在Macintosh团队的办公室里,他扯起了一面画有骷髅图案的黑色海盗旗。要是条件允许,乔布斯没准儿会把整个办公室装修成一艘巨大的海盗船。

每个新加入Macintosh团队的员工,都会领到一件海盗T恤衫,上面印着:「做海盗!不做海军!」

海盗和海军的譬喻,是乔布斯本人的发明。他那个时候常说的两句口头禅是:

「当海盗比当海军更快乐。」

「能当海盗,为啥还要当海军?」

为什么乔布斯说海盗不如海军?这个问题在施耐庵的《水浒传》里早就有了答案。看一看当年水泊梁山和大宋官军的每一次对决,无论是陆战、水战、阵地战、运动战、游击战、破袭战……哪一次不是官军输得屁滚尿流?毫无疑问,海盗比正规军更灵活,应变更快,更有冲劲儿,更少繁文缛节的羁绊,作战方式也更加不拘一格……这些特点,恰恰是乔布斯想带给Macintosh团队的。

从办公室的环境开始,乔布斯就不断为Macintosh团队注入动感元素。那几年,Macintosh团队曾在苹果总部的几个大楼间搬来搬去,但无论在哪里办公,办公区里总有一些大家可以在工作之余玩的游戏机和玩具。大家最喜欢玩的是一种叫诺弗球(NERF)的可以投掷或用波波枪发射的彩色小球,工程师们甚至为诺弗球设计了新的游戏规则。

乔布斯还抱怨办公室里太冷清,特别批准大家用公款买些音响放在办公区里,当然,只有在晚上或周末不干扰正常工作的时候才能把音响打开。此外,团队里擅长乐器演奏的员工还把不少乐器放在办公室里,中午吃饭时就为同事即兴演奏。

Macintosh的办公区看上去既像一个杂乱无章的实验室,也像一个幼儿园──看一看那些后起的互联网公司吧,比如谷歌、Twitter、Facebook,他们的办公室无一例外都兼具了工作和娱乐的双重特性。其实,这种「海盗」式的办公室文化早在Macintosh时代就被乔布斯演绎得淋漓尽致了。

乔布斯曾对《时代》周刊说:「Macintosh团队每周的工作时间是90个小时。」这说法多少有些夸大其辞。但为了铭记乔帮主的教诲,Macintosh团队还是去订做了一件特别的圆领运动衫,衣服上写着「每周工作90小时且乐在其中」,团队中的每个人都为拥有这件运动衫而自豪。

Macintosh团队的行事风格就更像是一群海盗了。有一次,大家正在办公室里讨论软件设计方案,团队里兼具艺术家气质的工程师比尔·阿特金森(Bill Atkinson)为了跑到另一幢大楼去拿一块存有演示文件的硬盘,直接抄捷径从办公楼的后门跑了出去。可比尔忘了,当时已经过了下午5点半,按照办公楼的规矩,警卫们已经打开了办公楼后门的自动报警器,这时是不能从后门出入的。比尔的莽撞弄响了报警器,一时间,警铃大作,整栋办公楼都被笼罩在刺耳的声音里。

尖锐的警铃声持续了三分多钟还没有停止,乔布斯不耐烦了,他大声说:「就没有人可以把那鬼东西给关掉吗?」

工程师安迪·赫茨菲尔德问乔布斯:「我们能把那东西毁掉,让它闭嘴吗?」

「没问题,」乔布斯想也不想就说,「随你怎么做,只要能让它闭嘴,怎么做我都无所谓。」

得到乔帮主口谕的赫茨菲尔德和同事一溜小跑冲进工具间,抄起榔头、螺丝刀、扳手之类他们能拿得动的所有家伙,直奔警铃而去。他们先用螺丝刀戳穿了警铃,可那该死的声音还是没有停下来。愤怒的工程师们干脆上了蛮力,三下五除二就把警铃拆了个七零八落,刺耳的声音戛然而止。

正在这时,一个灰头发的警卫出现在工程师们身后。

「很好,很好,」警卫一边看着这伙儿强盗一样的小伙子一边说,「你们倒大霉了!你们的头儿是谁?你们有没有证件?」

乔布斯交出了自己的证件,并对警卫说:「我会负责的。」

警卫拿着乔布斯的证件看了好半天,终于,他耸耸肩,收拾起一地的警铃碎片,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还有一次,Macintosh团队成员在电脑展上看到了世界上第一台商业销售的便携式电脑Osborne 1。这台电脑的发明人是亚当·奥斯本(Adam Osborne)。当时,奥斯本正在展会现场。当他看到Macintosh团队的员工后,就直接用挑衅的语气对他们说:「回去告诉乔布斯,Osborne1肯定比Apple II和Macintosh卖得多。」

员工回到公司,把事情经过讲给乔布斯听。愤怒的乔布斯当即抄起电话,打给奥斯本公司:「嗨,我是史蒂夫·乔布斯。我想跟亚当·奥斯本说话。」

奥斯本的秘书告诉乔布斯,奥斯本不在公司,第二天上午才能回办公室。她问乔布斯是否需要留言。

「是的,」乔布斯回答,他停了一下又接着说,「我的留言是:告诉亚当,他是个浑蛋。」

电话那一头,奥斯本的秘书沉默了很长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

乔布斯继续说:「还有一件事,我听说亚当对Macintosh感兴趣。告诉他,Macintosh电脑非常好,他没准儿会想给他的孩子买几台,即便Macintosh会让他的公司关门大吉。」

乔布斯的预言应验了,一年后,奥斯本公司真的关门大吉了。

就是这么一伙海盗一样的设计师和工程师,在乔布斯这个海盗头子的带领下,打造了惊世骇俗的Macintosh电脑。尽管乔布斯当时在处理团队合作、人际关系等方面并不十分高明,有时甚至还固执、倔强得要死,但在Macintosh团队的内部管理上,乔布斯的「海盗团队」法则还是有不少值得借鉴的地方。

其实,说穿了,乔布斯的「海盗团队」,不就是近年来,互联网创业公司所大力倡导的「轻量级团队」、「扁平组织结构」和「产品导向型团队」吗?乔布斯打造Macintosh的年月,互联网还没有进入寻常人的视野,但互联网时代最热门的创业理念和管理法则,却早已被乔帮主实践过了。

一方面,乔布斯坚持控制团队的规模和团队成员的素质。在他的心里,10个最牛的人组成的小团队要远比100个良莠不齐的人组成的大团队有效率得多。

在打造Macintosh团队早期,乔布斯就说过:「Macintosh团队永远不会超过100个人。超过了100个人,连他们的名字都认不全。」

乔布斯还说:「如果我们必须雇一个有某项专长的人,那为了保持团队规模不变,就必须有另一个人离开。」

不过很遗憾,随着Macintosh团队的发展和自信心的无限膨胀,乔布斯很快就把自己曾经说过的话丢到了脑后。Macintosh团队的规模后来不仅超过了100人,而且还滋生出了所有那些乔布斯所深恶痛绝的「大团队病」。Macintosh团队和公司内其他团队的关系也一团糟。

另一方面,乔布斯坚持,Macintosh团队必须始终是产品导向的,而不能是市场导向、销售导向或其他任何类型。

乔布斯说:「如果苹果想一直拥有活力无限的创意、激动人心的产品和最吸引人的工作环境,产品导向的团队文化就是至关重要的。」

Macintosh团队当时是一个几乎完全自给自足的项目组,团队里不仅拥有软硬件工程师,还拥有团队自己的设计师、产品经理、文档编写员和市场营销专员。这种自给自足的团队结构可以让不同职责的员工保持最近距离的合作,在也许是一天16个小时的紧张工作里,不用到处跑着找人,或是央求其他团队的人分些时间参加会议。至少在乔布斯的设想里,所有人都应在近距离合作的情况下,围绕Macintosh这个核心产品来工作,没有繁文缛节,没有踢皮球式的互相推诿,没有官僚作风。

乔布斯希望团队的管理结构尽量扁平,最好没有中间层,只有海盗头子和一班海盗。他曾说过:「苹果应该是一个这样的工作场所:每个人都可以直接跑到CEO的办公室里,把他的想法说给CEO听。」

当然,乔布斯的想法有时候过于一厢情愿。他在管理中不拘一格的做法同时也成了「海盗团队」的最大弱点。一位苹果前高管说:「这种方式的缺陷非常明显,就是无序和不受控制。」Macintosh整个研发过程因为混乱的决策和不确定的技术问题导致屡屡延期,就是最好的证明。

1984年,乔布斯将Lisa团队合并入Macintosh团队后,遣散了大约四分之一的Lisa员工,但合并后的团队规模仍有300人之多,这早就不是乔布斯心目中理想的「海盗团队」了。许多Macintosh团队的骨干相继离职。安迪·赫茨菲尔德在停薪留职6个月后,正式向乔布斯辞职。面对乔布斯的挽留,他伤感地说:「我想回去加入的Macintosh团队已经不存在了。」

无论如何,Macintosh的「海盗团队」都是苹果历史上,也是IT历史上最著名的研发团队之一。当时苹果的CEO斯卡利这样评价乔布斯在Macintosh团队的管理风格:「乔布斯在苹果不大像个IT企业的经理人,倒更像是哪个艺术团体的艺术总监或剧院经理。乔布斯经常说,架构和流程并不是为了扼杀创造性,而是为了通过创新的思维方式培养、扶植创造性。」

1982年2月10日,「海盗团队」特别举办了一场「签名派对」,所有成员都聚集在一起,负责工业设计的杰里·曼诺克在桌上摊开一张大纸,让每个人把名字签在纸上。杰里·曼诺克是Apple II著名的塑料机箱的设计师,这一次,乔布斯又请他来担纲Macintosh机箱的设计。为了体现Macintosh团队的凝聚力,乔布斯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把所有团队成员的签名刻在Macintosh机箱内壁上!

这真是一个天才的创意。每个成功的团队都有他们表达对自己产品自豪之情的方法。例如,在微软总部16号楼和17号楼中间的空地上,一块块地砖上刻着微软历史上每一个产品的名字和发布时间。但像乔布斯这样,把产品团队所有成员的名字镌刻在Macintosh机箱的内壁,让用户买回家里,等待最聪明的用户发现这个惊人的秘密,还真是别出心裁!

当然,随着时间流逝,旧的人走了,新的人来了,Macintosh机箱内的签名也几经变迁。每次机箱设计变更时,内壁签名就变成一个新的版本。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乔布斯被驱逐出苹果后很久,直到1990年前后,签名才从Macintosh机箱内壁彻底消失。

假如历史是场赌局

虽然媒体对乔布斯重新执掌苹果一事大加追捧,苹果股价也现出了复苏的迹象,但那更多是出于一种明星效应──当一位曾开创个人电脑黄金时代的昔日明星,在远离媒体视线和公众热点多年后又重新回到舞台中心,人们自然会心存好奇。期待的眼光不少,但质疑的声音更多。

当时的业界巨头,戴尔计算机公司领导人迈克·戴尔(Michael Dell)就对乔布斯出任苹果临时CEO的做法颇不以为然,他用半忧虑半嘲讽的口吻说:「如果我在苹果公司,我会关闭这家公司,把钱还给股东。」

另一位巨头,微软老大比尔·盖茨则在一次后来才被披露出来的谈话中说:「乔布斯想再次掌管公司,这是在浪费时间。我搞不懂他为什么还要出任苹果的CEO,他知道,他没可能赢的。」

假如历史是场赌局,假如让1997年的人们对乔布斯能否拯救苹果下注,有人会把赌注压到乔布斯一边吗?假如有人在1997年预言说,回归后的乔帮主能让苹果公司的股价在15年内上涨100倍,有人会信吗?

正方观点:我压乔布斯赢,他有可能扭转苹果的败局,因为:

  • 乔布斯的个人魅力无与伦比。
  • 乔布斯精通市场和销售。
  • 苹果公司的品牌还有一定的影响力。
  • 乔布斯是苹果的缔造者,对拯救公司有最大的激情和动力。

反方观点:我不看好乔布斯,他面临的是无解的死局,因为:

  • 苹果股价滑落到12年来的最低点,公司现金流告罄,资金周转陷入泥潭。
  • 苹果电脑早已不像20世纪70年代末期那样在市场上所向披靡,蓝色巨人IBM和软件帝国微软领导的PC阵营几乎已垄断了全球市场。
  • 苹果公司内部产品线名目繁多,不同产品组间相互竞争有限的资源,产品之间功能重叠、技术不兼容等现象屡见不鲜。
  • 苹果推向市场的主打产品,如Macintosh电脑故障频出,电脑上的MacOS操作系统经常崩溃,几乎天天接到大批用户的抱怨和投诉。
  • 苹果近年来不断裁员,人心惶惶,内部管理问题多多,人浮于事、部门隔阂、权责不清、流程冗长等大企业常见病同样在苹果肆虐。
  • 苹果外部强敌环伺。当时微软的Windows95风头正劲,使用Windows的PC机几乎已经把Macintosh电脑挤进了死胡同。祸不单行,苹果还陷进了与微软的知识产权纠纷,官司一直没有个清晰的头绪。
  • 没有多少人相信苹果还能独立支撑下去,Sun、甲骨文等业界巨头早已虎视眈眈,试图收购苹果。
  • 最重要的一点:乔布斯在1985年离开苹果后,并没有作为CEO带领任何一家公司取得成功的经验,他在NeXT公司屡战屡败,最终戏剧性地被苹果收购。一个没有成功经验的CEO凭什么值得大家把赌注放到他的一边?

好了好了,不用再继续罗列下去了。和那区区几条正方观点相比,反方所列的每一条事实都切中要害,难以反驳。大多数人一定不会把赌注压到乔布斯身上。

不过,今天的我们已经知道,这场赌局以乔帮主的大胜告终。

假如历史是场赌局,那99%的赌徒都会输得一干二净。

历史就是这样善于打哑谜,历史就是这样难以预料。

今天,在纽约,在旧金山,在北京,在上海,在巴黎,在伦敦,在地球上每一个角落,被咬掉一口的苹果标志随处可见,满街都是膝上捧着iPad玩「愤怒的小鸟」、手上拿着iPhone漫游互联网或视频通话、耳朵里戴着耳机听iPod音乐的年轻人。

想象一下吧,如果1997年的乔布斯像大多数人一样对苹果彻底失去了信心,如果没有乔布斯回归苹果后的一系列神来之笔,今天的高科技产业会不会暗淡无光?今天的生活时尚会不会缺了许多亮点?

乔布斯不但拯救了苹果,还一手打造了前无古人,估计后面也很难再有来者的产业神话。苹果公司在资本市场的市值于2010年5月一举超过微软,成为地球上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2011年春天,苹果公司股价更是达到了350美元上下──考虑到1997年后苹果曾两次以2∶1的比例拆股,此前提到的1997年独立日接近13美元的股价按照今天的标准换算,只合3.4美元多一点。不到15年的时间,苹果公司的股价整整上涨了100倍!

正如2006年谷歌公司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所说:「苹果公司正在进行着科技史上也许是最引人注目的第二次演出,它传奇般的复苏之路,让人难以忘怀。」

附录二:乔布斯语录

  • 我非常幸运,因为我在很早的时候就找到了我真爱的东西。
  • 我跟着我的直觉和好奇心走,遇到的很多东西,此后被证明是无价之宝。
  • 你的工作将会成为你生命中的一个重要部分,惟一可以让你真正快乐的方法是去做你认为伟大的工作,而惟一能够做出伟大成就的方法是热爱你所做的工作。如果你现在还没有找到自己喜欢做什么,那么就继续找、不要停下来。只要全心全意去找,你找到的时候,你就会知道的。就像任何真诚的关系,历久弥新。所以,继续找,不要停下来!
  • 我23岁时的财富超过100万美元,24岁时超过1000万美元,25岁时超过1亿美元。不过,这些数字并不重要,因为我不是为了钱而工作的。
  • 这辈子成为最有钱的人对我来说没什么意思……对我最重要的是,每天晚上睡觉前可以对自己说,我们做了些了不起的事。
  • 创新使领先者区别于跟随者。
  • 创新与你在研发上投入多少美元无关,当苹果研发Mac时,IBM在研发上的投入至少有苹果的100倍。这件事和钱无关,这取决于你有什么样的人,你如何领导,以及你对创新本身的理解。
  • 创造力只不过是连接某些东西的能力。如果你问一个有创造力的人,他们如何「创造」某个东西,他们会觉得有点儿委屈,因为他们真的不是在「创造」东西,他们只是看到了某种东西。因为,他们能够把曾经见过的不同体验连接在一起,然后综合成某种新东西。
  • 有时,你在创新,但也在犯错误。最好快速承认错误,然后以此改进你的其他创新。
  • 电脑对我来说就是史上最有用的一件工具,就像我们头脑的自行车一样。
  • 我们在赌我们的未来,我们可不愿意去做那些你也做我也做的产品,让其他公司去做吧。对我们而言,总有下一个梦想在前面。
  • 大多数时候,你没有把设计给用户看之前,用户根本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
  • 设计是个有趣的领域。有些人认为,设计就是产品的外观看上去什么样。但其实,如果细想一下,你会发现设计其实是有关产品如何工作的学问。
  • 一旦有了一个好主意,我的一部分工作就是把这个主意拿给人看,就是去看看不同人会怎么想,让人们来谈谈这个主意,与人们争论这个主意,从100个人里收集建议,让不同的人去考察问题的不同层面。
  • 基本上,当你看电视时,你关闭了你的大脑;当你想打开大脑时,你会去使用电脑。
  • 微软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品位。他们没有一丁点儿品位。
  • 我倒宁愿开发一件伟大的产品就像开一张支票那么简单,如果真是这样,微软就会拥有许多伟大的产品了。
  • 质量比数量更重要,一个本垒打远好于两个二垒安打。
  • 只有追寻A+级的人才,才能创建一个好的团队。一个由A+级人才组成的小团队,完全可以与B级和C级人才组成的超大型团队抗衡。
  • 当你做一家创业公司的时候,最初加入的10个人将决定公司的成败与否。
  • (关于海盗团队)当海盗比当海军更快乐。
  • (关于海盗团队)能当海盗,为啥还要当海军?
  • 要做质量的准绳。有些人还不习惯在一个追求完美的环境里工作。
  • 我相信,将成功的创业者与不成功的创业者区别开来的要素中,有一半是坚韧执著的精神。
  • (评论一个NeXT程序员干的蠢事)你烤出了一个一级棒的蛋糕,他们却在上面涂狗屎。
  • 通常,人们做事情都不经过思考,不想想自己为什么做或如何做,能不能做得更好。他们只是因为,别人都这么做,以前都这么做,这么做没错……而不是因为自己的思考。这在一个快速成长的领域,或面临强大竞争对手时,就会导致严重的后果。
  • CEO重要的职责就是去哄、去祈求、去威胁你的员工,让他们尽一切努力达到公司的目标。我要让他们看到公司的目标比他们想象的更宏伟、更有价值,这样他们才会付出一切。当他们尽了力,但是还没有做到最好时,我会告诉他们,我相信你可以做得更好,回去做好了再来见我。
  • 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不是你做什么,而是你不做什么。
  • 创新来自于对一千件事情说「不」,惟其如此,才能确保我们不误入歧途或白白辛苦。
  • 我们总是在想,可以进入哪些新的市场。但只有学会说「不」,你才能集中精力于那些真正重要的事情。
  • (为了说服斯卡利出任苹果CEO)你是想一辈子卖糖水,还是想改变世界?
  • (被苹果驱逐后谈日渐衰落的苹果)当苹果从一个立志做世界上最好的电脑的公司,变成希望赚最多钱的公司的时候,它腐败了。我相信,如果你看好你的顾客、你的产品、你的战略,金钱是会跟随着来的。但是,如果你只看金钱,而忘了其他的,那你就会灭亡。
  • (回归苹果后谈如何拯救苹果)拯救苹果重点不在节约花费,而在于用创新走出当前的困境。
  • 人们总是问我,为什么苹果用户那么忠诚。这可不是因为他们都是「Mac教」的成员!这真荒唐。
  • (发布重要产品时的口头禅)哦,还有一件事……
  • (口头禅)酷毙了!(Insanely great!)
  • 我想如果你把一件事做得非常好了以后,你应该去做些别的了不起的事,而不是老在一件事情上停留太长时间。去想想,下一件事是什么。
  • (2007年只从公司领取1美元年薪时)其中50美分是我每天上班应得的,另外50美分是根据我的表现发给我的。
  • 你在憧憬未来时不可能将以前积累的点点滴滴串连起来,你只能在回顾过去时将它们串连起来。所以你必须相信,当前积累的点点滴滴,会在你未来的某一天串连起来。你必须相信某些东西──你的勇气、目的、生命、因缘等──相信它们会串联起你的生命,这会让你更加自信地追随你的心,甚至,这会指引你不走寻常路,使你的生命与众不同。
  • 有时,生活会拿起一块砖头在你脑袋上猛拍一下。不要失去信心。我很清楚,我之所以能一直坚持,惟一的理由是,我热爱我所做的事情。
  • 33年中,每天早晨我都会对着镜子问自己:「如果今天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我会想去做我今天打算做的事吗?」如果连续很多天,这个问题的答案始终是「不」,我就知道,我该去改变些什么了。
  • 佛教有一句话,叫做初心,或初学者的心态,拥有初学者的心态是件了不起的事情。
  • 有时候人们会担心自己将会失去某些东西。记住自己将要死去,这是我所知道的避免这个念头的最好办法。你已经了无牵挂,没有理由不去追随你的心。
  • 没有人愿意死,即使想上天堂,人们也不会为了去那里而死。但是死亡是我们每个人共同的终点。没有人能逃脱它。事情本该如此,因为死亡就是生命最好的一个发明。它促动生命的变革,推陈出新。
  • 你们的时间有限,不要将时间浪费在重复他人的生活上。
  • 不要被教条束缚,那意味着你活在其他人思考的结果中。不要被他人的喧嚣遮蔽了你自己内心的声音、思想和直觉,它们在某种程度上知道你真正想成为什么样子,所有其他的事情都是次要的。
  • 生命的目标是追求启蒙。
  • 「求知若饥,虚心若愚」(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我总是希望自己能够做到。
  • 我们没有机会去做很多事情,而且,每一件事都要做到完美。因为,这就是生命。生命是短暂的,你会死去,不是吗?既然我们选择用我们的生命去做这件事,那最好做到完美,最好值回生命的价值。
  • 我愿意用我所有的科技,换取和苏格拉底共处一下午的机会。
  • 把每一天都当做生命中最后一天去生活。
  • (「不同凡『想』」广告的画外音──这段话虽然不是乔布斯说的,却让乔布斯感动得流泪,因为乔布斯正是那些疯狂的人中,最有代表性的一位)献给那些疯狂的人──不合时宜的人、叛逆的人、搞破坏的人,他们就像塞在方孔里的圆楔子。那些人总是用与众不同的方式看世界,他们不喜欢规矩,他们不承认现状。你可以引述他们,可以反对他们,也可以吹捧或污蔑他们。但你惟一不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忽视他们。因为他们正在改变一切,是他们推动着人类的进步。某些人把他们视为疯子,而我们视他们为天才。因为惟有那些疯狂到极点并自认为能改变世界的人,才真的改变了世界。

本文由钱柜qg111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