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网络文学,香港文学散步

作者:现代文学

近几年,随着信息科技的迅猛发展,网络于我国大范围普及、覆盖各个家庭、单位等用户,一定程度上促使了网络文学的兴起,为愈来愈多的文学爱好者提供创作、交流的平台。这种现代化式的文学限域扩展带给人们日常生活的影响过大,民众对它的评价也是舆论纷纷、各有不同。那么,究竟该如何看待网络文学的发展趋势呢?

《香港文学散步》是一本由小思 编著著作,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裸脊穿线装图书,本书定价:46.00元,页数:258,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1、她所给予我的那些事物。放学后的文学部;古旧书本所散发的香味,书本堆成的小山;翻动书页的声音。表层已经剥落的焦茶色桌子,窗边的铁管椅子。以及飘舞在光芒中的尘埃。还有那温柔的笑容;讲述故事的明亮声音;闪烁着的言语的奔流。 在西沉的日落下,在世界进入睡眠前的这一光辉中,我慢慢的回想起了,迄今为止看到过的那些光景。无论是其中的哪一幕中,都有着远子学姐的存在。 ----井上心叶

首先,不可否认的是它已成为人类文学历史上的一大科技性进步,阅书的权利不再单只是受教育者所拥有,触及网络人人便都可有书同读,提升了书目的传达阅读效率和群众的吸收能力,使狭小的文学教育范围得到质的拓宽从而激策着人类文明史的进步。其次,既是范围的拓展,网络文学还有效地便利了文学创作者的交流,在网络的便捷运用下,创造者们可根据自身的能力要求编写文学作品并发表于公众网页上,吸引更多的网民阅读、观看,形成批判、点评的良性合作循环,这不仅可在激发网民的文学创作能力空间想象力、语言思维能力的基础上创作更精辟的文学作品,同时也可利于挖掘极具潜力的未来文坛新星。另外,网络文学创作者的潜能力一旦得到开发,新的文学创作形式、作品体裁将不断涌现,给文学的发展可能性给予更广阔的空间。

《香港文学散步》读后感(一):她认出了风暴

2、——相遇了真的是太好了。能够和你看到同一个梦境,真的是太好了。就算那是如同镜中花、水中月一般的,虚幻的梦境。就算终有一天,我要从这个梦境中醒来。太好了。能够相遇真的太好了 ----野村美月

当然,利弊是相生统一的,有利就必有弊。最为突出的问题之一便为抄袭。借着网络的普及化,有些不法分子通过浏览其他作者的创作首页盗取他人的智慧成果,且愈加猖狂、丝毫不把文学法律制度放在眼里、极其不尊重或者说是缺失了文学的意义;对他人而言,这是赤裸裸的挑衅与轻蔑,亦是对社会不良风气的滋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现今由于社会氛围的宽松和提倡言论自由的背景下,经不起商业诱惑的作者们大肆地随意串改、编排经典作品,如这几年来流行一时的穿越情节,为了满足大众的欣赏情趣与口味以博得更多的眼球,或收取更多的金钱利润,一些作者夸大历史情节、杂乱地搬抄经典作品,更严重的为对经典书录的自我改写、评价和拓写,这些都被视为对经典作品毁灭性、践踏性的表现。作品质量低下、语言的日益粗俗化也是一大重要弊端。应付了事、粗制滥造是网络文学创作的常遍现象,网络的创作平台具有强烈的开放性,它没有非常明显的要求范围限制,采取包容、吸纳的原则,大大地降低了文学创作的门槛,也因此很多笔者们踩着这种几近零限度的渠道任意刊发质量高低参差不同的作品,好的、不好的东西都被添加进去,造成网络文学的滥造、质量低下的现象;而文学口语化的加强也出现在了网络作品中,正确的书写表达模式越来越被忽略,劣质、颇为不雅的俗气词句常常贯穿在文章当中。

在2006年上映的香港影片《黑社会》里,导演杜琪峰借阿sir之口说出来一条不常为外人道也的历史线索:香港黑帮选“话事人”比香港市民选特首,早了一百多年。你以为他们只是吊儿郎当收保护费的古惑仔,其实人家是从反清复明的洪门一路沿袭下来的讲规矩守道义的正经组织。香港黑帮,难以想象。“香港是个我不太理解,但又让我汲取了很多养分的地方。我希望更多人能理解她,可以情深款款地看她一眼。由于研究的关系,我目睹香港走过怎样的路,以前被母亲抛弃,后来才拼命相认,有些土生土长的人也不爱她,你说香港是不是也有种悲剧性格?正因如此,我不得不更关心香港。孙中山也说过:“我的革命理念来自香港。”这句话意义重大,表示香港有一种自由的土壤。”自九七回归以来,内地与香港之间彼此小心翼翼的试探与猜测就没有停止过。“复合”近二十年来,这对怨侣像何书桓与陆依萍一般仍旧带着各自的刺,绷着从未松懈的神经,保留着自以为是到难以置信的想象,在交谈。文学正统与文化沙漠。落叶归根与坚守孤岛。大灰狼与小绵羊。是这样吗?“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但是在这不可理喻的世界里,谁知道什么是因,什么是果?谁知道呢,也许就是因为要成全她,一个大都市倾覆了。成千上万的人死去,成千上万的人痛苦着,跟着是惊天动地的大改革……”帝国正因为臃肿,因此很难看得见自己的双脚。假使它的脑筋稍微不那么自我本位一些,应该就能意识到:巨与微,大与小,皆是相对。和宇宙文明相较,帝国文明可能都不堪与脚趾相较,充其量只是个偶尔需要清洁一下的肚脐眼罢了。因此置身更大的鄙视链中时,帝国应该看见自己讥笑与欺压岛屿时的忘形,至少,从文化正确的角度来说,大家不过都是,一个鸡窝里的小鸡。

3、映在镜子中的花朵,浮在水面上的月影,都是只能感到,而不能触摸的东西。在你想要碰触到它们的时候,都会如同幻影一般消失而去。然而,也正是因此,只要我们不忘记它们,它们就会一直保持着美丽的姿态,残留在我们的心中。

上述现象迄今为止还无受到太大的重视。仔细想想,网络文学的发展是势不可挡的,人类必定会在这条道路上越行越远,尤其是我们的后代子孙,未来将更大几率地接触它们,受到网络文化的影响他们所接受的文学教育将会不同于我们原先的传统优秀文化,甚至还会误导他们。难道我们非要给他们留下这种根深蒂固、破坏式的文学风气取向吗?

《香港文学散步》读后感(二):去香港,寻访文化往事

4、人工的星空,不知何时变成了真实的星空。在我们的上方,星星眩目地闪耀着。巡礼者们朝着心中描绘的圣地,继续前进着。啊啊,无论什么,都在此刻,显得如此透明。宛如——青空。 ----野村美月

因此,网络文化若要有良性发展,各大网络部门及政府都要加强监管、监督力度,进一步完善相关制度法律、优化网络风气;网民们也应遵守相关网络规则,尽到自己的义务并升华自己的价值观做一位合格、尽责、优质的网民。

去过几次香港,从未想过要按照文学来按图索骥,踏寻拜访前人的足迹。大概因为香港本身就不是什么文化名城,娱乐的烟火气又重,很难让人联想到文学。实际上,香港的文学作家名声大到可以与书中几位比肩的,也是寥寥,这也是编著者小思女士初时选择南来文化大家而非香港本地文学家的原因。散步,源于日本人的文学散步的习惯。我们常常会为旅行找一个主题,去休闲,去吃美食,去看好山好水,我们当然也可以为了寻访文化而去行走。我认为,这本书是一本非常初级的旅行手册,它选择了一些耳熟能详的人物,记录他们与香港的关联,择几篇他们的诗歌或者散文,讲述一段他们在香港的往事,亦或是怀念故人的文章。然而它虽初级,却是不可或缺的好指南,没有它,又未读夏衍,你或许都想不到“萧红的骸骨埋在从丽都的大门边正北行约一百七十步的地方”。这是任何一本旅行手册都不会提及的。而旅行的另一重意义就是去寻找那些非大众的向往。每一片土地的意义,都是人类赋予的。这条道或是那片海,都可能因为一个人而不同,而不同的人望着同一片风景时,感受也或许不同。比如当你与他人一同望着浅水湾时,你想起在港写下《呼兰河传》的萧红,而别人却不会有同样的感受。很久不读许地山,突然看到《落花生》颇为怀念。做有用的人,是我们从小学习的,那许地山先生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在香港做了怎样有用的事业却是我们绝大多数人不曾留意的。蔡元培、鲁迅、许地山、戴望舒,他们都不仅仅是一个文学家的头衔可以概括的。他们来到了香港,住在香港,甚至死在这里,却少有真正爱上这片土地的。我们看到戴望舒在《山居杂缀》中对故土的留恋,他说“那不是我的园地”。但他们又确确实实的在港岛生活着,在港岛的土地上同样记录了他们的人生轨迹。也是依托于港岛的片曾经的殖民地,才可发出更多的自由的声音。鲁迅或许对港岛没有太深的感情,却也要来到这片土地上,才可讲出心声。“凡老的、旧的,都已经完了!”在那个年代,这样难得的呼喊大约只有在香港这个自由空间里才能听到吧!渊源,是一种难能可贵的联系,是我们去寻访文化往事的契机。有机会就带上这本书,去香港走一遍文化之旅。如果可以,也期待看看香港的文学家们的故事,这也许是另一段有趣的旅程。

5、看着不停地说着“不要走”的他,我连摇头都做不到。一直受伤痛苦停滞不前,抱着膝盖蹲在原地的男人。偶尔会恶作剧,偶尔又很温柔。纤细。虽然口中抱怨着,却为我写了那么多的故事。面对他而产生的这种令人颤抖的心情,我只想要隐藏起来。我和他都那么不成熟,如果就这样一起的话,他一定会裹足不前的。我也会紧抱着他的手腕。封印他那光彩夺目的力量吧。然而他哭泣着凝视着我,发誓说到下次见面之前都绝不再哭泣。于是我取下白色的围巾围在他脖子上,表示相信他的话。他的唇,与我的唇重叠,这是,约定。一定会再见的。在这窄门的另一边,当我和你,独自走向成人之时。那时候,我再告诉你,我啊,有多么喜欢你。 ----田野远子

诚然,尽管网络文学的发展趋势喜忧参半,但我相信在政府部门和群众的努力下,其一定会在不久焕发新活力、有着更美好的前途。

《香港文学散步》读后感(三):在香港追寻他们逝去的脚步

6、请你快点逃走吧! 每当你那带有甜美毒药的手摇撼我的心脏,我都激动得难以自持。我体内那股想要破坏一切的冲动,恐怕无法再抑制多久了。 我想要切开你,渴望得全身颤抖。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浮现在我眼皮底下的都是你。 我想细细切碎你那充满憎恨的眼睛、凛然地望着我的白皙脸庞,还有那傲慢的纤细咽喉。我想割下你的耳朵、鼻子,挖出你的眼睛。我的心在叫喊,想要在你的胸前刻出无数个十字架,让暖热的血液喷洒在你全身。 快点逃走吧! 我迟早会把你切开来的。 ----野村美月

今天提到香港,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是国际金融中心、维多利亚港、购物天堂等与繁华大都市相关的词汇,英国殖民痕迹已深深地印在这座城市中,即使回归祖国已近二十年。然而正是因为香港作为殖民地的特殊身份,使其在中国近现代历史上写下独特的一页。在那全民抵御外侮的岁月,香港曾是各界名流的栖身之地,这其中不乏很多文学名家,他们中有些人,竟再也未能回归故土,长眠于此。而小思女士的《香港文学散步》,关注到这长期以来被人忽视的领域,带我们寻找那一位位名士曾在香港留下的痕迹,从中也能对中国现代文学窥见一二。香港由于天时地利人和之因,成为当时文化界人士的经转站,更有很多名流在此办报、兴学等,他们借此寄托对故土的关心与热爱,香港自由的风气允许多种观点的存在,这恰好能满足知识界的需求。即使在今天,这也是香港最可贵的城市气质之一。然而也正因为今天香港的热闹繁华,无论是香港人还是外乡人,都忽视了历史上那些文学家曾给它带来的亮色。蔡元培、鲁迅、许地山、戴望舒、萧红,这些如雷贯耳的人物,他们都曾停留在香港这片土地,在这里教书,写作,离去。小思选择的这几位大家,本身都颇具话题感。蔡元培的“兼容并包”之精神,除对北京大学影响深远外,想必对香港这片本就崇尚自由的土地的教育事业也有所影响;鲁迅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不必赘述,在香港的短暂停留,那两篇演讲的余声似乎仍清晰可辨;许地山在香港的故事则要丰富许多,他曾在香港大学任教,并在港病逝,关于这些,许地山的女儿许燕吉在《我是落花生的女儿》一书中有详细介绍,而小思对许地山之墓的探寻,是许燕吉当时无力做到的。戴望舒作为现代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在建国后的文学史研究中曾长期不受重视,“现代派”被打上资本主义的标签,其代表作家就是小资产阶级,自然是被忽视的对象。而多年后我们才知道,所谓的小资产阶级诗人也曾为铁蹄下的祖国慷慨陈词。萧红因乱世屡次迁居,从黑龙江到遥远的香港,因为她的存在,这两个地方有了一种交集。与很多人一样,萧红再也未能重归故土,但香港也因此多了一个美丽而凄凉的故事。像大陆一样,在香港,很多文化名人的活动场所与安葬之地或荡然无存,或荒草丛生,或破败不堪。小思对香港人的这种健忘与无知表达出一种淡淡的忧思与无奈,这也是大陆需要思考的问题。古人讲求“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今天,这种求学方式并未过时,只是行动起来难度颇大。如果我们来到香港这座城市,不妨沿着小思探寻的足迹,去走一走先贤们来时的路,想象着在那民族危难的日子里,他们会经历怎样的心路历程。经过这样一番探索,相信以后在读到其作品时会有别样新鲜的感受。

7、永远维持的关系只会出现在天真的童话里,如果轻易相信这种东西又遭到背叛,只会让人受到伤害。如果这种关系总有一天会毁坏,还不如不要开始。

《香港文学散步》读后感(四):足音跫然,继往开来

8、被当作『不存在的人』的家伙的心情你想像过吗?明明自己在那里,却被当作不存在,所有的一切都被否定——心在一天天地被消磨,不断重复着失望,即便如此也必须做出笑脸的家伙的心情,心叶学长明白吗? ----樱井流人

穿过荷里活道真真假假的“历史”,途经小贩云集的文武庙,嵌着“青年会”三个大字的红砖塔映入眼帘。进入正门,小礼堂、小舞台犹在,那是鲁迅先生演讲过的地方。“六十年过去了,你试试站在古老的小礼堂里,依旧,仿佛听见鲁迅的声音。”小思如是说。青年会礼堂因鲁迅短短两日的演讲,成为香港的文化地标。在小思编著的《香港文学散步》中,此类地标还有很多——蔡元培墓、戴望舒落脚的林泉居、萧红埋骨的浅水湾滩头、文人聚会的学士台。既非旅游胜地,亦非当地人常去,却充满不容忽视的文化气息,较之人造的文化景观要宝贵得多。倘要真正了解历史,跟随故人足迹散步,应当会有别样感触。小思是香港文学散步的倡导者。“文学散步”这个概念是日本舶来,原是创作者通过散步寻觅灵感,逐渐发展为读者的寻踪。亲历作者生活痕迹、作品中出现的地点,更能加深理解。两者似是反向而行,却能各取所需,甚至发展出了成熟的旅游路线。小思尝试在香港也寻找这样的散步路线,并将其背后的文化渊源集结成书,这便是《香港文学散步》的出版缘起。探访故地并不轻松。有时须得知情人引路,如寻找蔡孑民先生之墓;有时隐藏在极平凡的一隅,如许地山墓要靠“甲段、第十一级A三穴之二六一五”这样的编号来识得;有时借助想象,如圣士提反女子中学后园一棵倒塌且开出红花的树,似是埋了萧红一半的骨灰。此番辛苦绝非为了满足考据癖,只为踏上故土虔诚凭吊,在这份虔诚中,方能体味作品背后可敬、可爱而又真实的心。蔡元培对美育的执着,鲁迅殷切的家国之思,戴望舒的满腹心事,萧红的大情小爱……他们是过客,却并不因身在他乡而不竭力表达。品味香港的文学历史,也在重识香港这个城市。小思书中收录的都是南来作家,有些只是短暂逗留,有些是迫于战事无奈停泊,无一本土作家。这并不表明作者不爱香港,恰恰相反,小思对香港怀有深厚柔情。在她眼中,香港是个可怜可叹的女子:“我目睹香港走过怎样的路,以前被母亲抛弃,后来才拼命相认,有些土生土长的人也不爱她,你说香港是不是也有种悲剧性格?正因如此,我不得不更关心香港。”她选择的作家,就算心系故里,也终是爱惜着香港。以香港为阵地的文化活动,正反映了香港的自由和包容。小思认为和香港大学一墙之隔的学士台比前者更经得起“文学散步”,文化人各抒己见的自由空间比起阶级森严的殖民地学府可亲可贵得多。由是,有了飞速发展的香港,也能窥见后辈学者的努力与传承、珍惜与保护。小思珠玉在前,时光不再是了解历史的障碍,文化散步可以又淡泊又丰富。多年前,我曾去上海蔡元培故居做义务讲解员。死记硬背先生生平,不及参观陈列馆旧物收获得多。因雨天观者寥寥,就入故居帮蔡先生后人整理旧书。此番见闻,则又胜于观陈列馆了。故人足音跫然,果真似能隔世相望。文学散步的意义,大抵在此。——乙未年读小思编著《香港文学散步》

9、我的爱,在这个世上太过悲伤。只有让他漫步于空中,他才能变的纯洁。但是,对不起。一会儿――只要再一会儿,让我在你身边。让我用这双手再触碰一下。

《香港文学散步》读后感(五):香港过客的“黄金时代”

10、真相未必一定会带来救赎。也有不知道才幸福的情况。

本文由钱柜qg111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