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文学小历史的读后感10篇,文学的意义读后感

作者:现代文学

《文学的意义》是一本由扈永进著作,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的304页图书,本书定价:39.80元,页数:2017-4,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是一本由(日)柄谷行人著作,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58.00元,页数:220,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耶鲁文学小历史》是一本由[英]约翰·萨瑟兰著作,中信出版社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49.00元,页数:488,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文学的意义》读后感(一):文艺青年自我修养养成记

《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读后感(一):笔记

《耶鲁文学小历史》读后感(一):私家文学阅读指南

近年来,一但讨论到文艺青年这个词,身边的人多数都忙着撇清关系,仿佛自己一但承认有些文艺就像主动捡了个骂名落得一脸的没趣。有人就一针见血的指出:“抒情过度,从语言到举止,文艺变成一种没有分寸感的腔调,变成了矫情、滥情,具体表现为一些缺少真正文艺能力的人将流行语滥用到令人难堪的地步”。没有分寸感,成为多数人的通病,怎么样控制分寸感,更多的可能来自于日常广泛的阅读,文学是一种能够帮助人提升审美及增长阅历的途径。

柄谷行人深刻的历史洞察。风景与孤独的内心紧密连接,只有在对周围外部的东西不关心的“内在的人”那里,风景才得以发现,是一种价值颠倒的讽喻,同时暗示了文学的意识形态性。真正的写实主义者永远是“内在的人”,而风景的意识就是距离的意识,“言文一致”与“风景的发现”具有根源的相似性。“自白”不是悔过,是另一种扭曲了的权力意志。以柔弱的姿态试图获得“主体”即支配力量。驳斥苏珊.桑塔格《疾病的隐喻》企图把“疾病”从被赋予意义中拯救出来,认为有问题的正是建立了“健康的幻想”的现代医学知识制度。柄谷认为此种“反对阐释”忽视了诸种关系的系统性。自然主义文学诞生于医学的启发,结核产生于工业革命导致的生活形态急剧变化,使关系网失去了原有的平衡。疾病本位文化症候。

文/夏丽柠

不久前新认识一位朋友,偶然聊到一些字句的情感色彩,有时候因为替换一个字,整句话的情感一下子就会生动浓郁起来,这不得不说,是文学的魅力,但多数时候,很多人对这种微妙的变化并不能敏锐的感知。所以对文学的感知能力是需要培养的,阅读是绕不过去的门槛。

驳“儿童的发现”:强调这种批评忽视了儿童文学的落后与文学的落后具有整体性,是历史的产物;“幼稚”与“成熟”的分割也是历史的产物。“儿童的发现”的儿童观念是被限定为“幼稚”的。

《耶鲁文学小历史》,书名之所以冠以“耶鲁”两字,全因本书原版由耶鲁大学出版社出版,倘若有读者认为是耶鲁大学学生的文学课教材,的确是一场误会。不过,从阅读指南的角度出发,它比文学课教材更有现实意义。毕竟,文学在我们的生活里,无处不在。

这本《文学的意义》封面上有一段话:文学阅读是一种相对容易的阅读吗?事实上,我们的解读力是远远不够的。这几句话让人深有同感。在某些年龄段,我们看书就只当是看个故事,看完就算了,从不多思考,从来没有察觉行文背后情感的走向受到什么样因素的影响。一个人成熟的阅读吸收能力,会让他日后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读后感(二):读柄谷行人《书写语言与民族主义》笔记(一)

本书作者约翰•萨瑟兰是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文学系教授,曾教授各年级学生课程。他对文学领域的熟悉程度,以及对书籍和阅读的热情,足以率领读者踏上一趟充满乐趣的旅程,并在旅程中给予寓教于乐的文学指导。所以,本书实为萨瑟兰教授的“私家文学阅读指南”。

本书标明是一本国民教育通识读本,何为通识教育?百度上的解释通识教育就是为受教育者提供通行于不同人群之间的知识和价值观。所以借助文学的广泛阅读,让人得到不同领域的见解,让学习成为一个人生活方式的有机组成,成为他工作与生活的一部分。显然,文学的意义就是让我们通过阅读,成为更好的人。书中通过从诗经里对爱情的探讨,到三国里的人心地狱,从荷马史诗到古希腊英雄悲剧,再从西游记到堂吉诃德。以及借包法利夫人来感受残酷写实,透过昆德拉看存在之思。所有的文章收录都紧扣提高国民阅读素质,即便你没有读过原著,也完全不影响你理解所有的故事脉络,就像一本私人定制的教材,让你重回熟悉课堂,与老师一起重新阅读一起探讨。如果你刚巧也读过哈姆雷特卡夫卡普鲁斯特米兰昆德拉,不妨读读此书,各位作者的观点,或许能跟你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

去年夏天我读了一本很差的书,《文言与白话》,那本书也是讨论白话文运动的,但是它把新青年派和学衡派的区分定义为书写口语和书写文言文之间的区分。这种区分是不符合实际的。首先,文言文并不是一个统一的实体,其次,白话文与其说是一种书写口语的问题,不如说是一种新的“文言文”。从“他她它”,到“什么什么主义”、“什么什么性”、“什么什么化”,到“文学”、“艺术”、“哲学”、“经济”……都是这种“新文言文”创造出来的。因此,我们绝对不能把白话文当成一种绝对来源于口语的东西。柄谷行人指出,“文言一致”源于对“语言”的“风景”的发现,“文言一致”既不是创造了口语,也不是创造了文言,而是创造了“文=言”。也就是说,语言作为一种对象化的实体,并不是起源于多少多少万年以前,而就是起源于现代性的开始。

萨瑟兰以“何谓文学”开篇,足见其明了文学在人类心目中的地位。 “如若你被放逐荒岛度过余生,你最想携之相伴的是哪本书呢?”这是英国广播公司一档最长、最受欢迎的节目《荒岛唱片》向听众提出的问题。答案里除了《圣经》和莎翁全集以外,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简•奥斯汀和《鲁滨逊漂流记》。清一色的文学书籍,说明当人类孤独地生活在荒岛上的时候,或许更关心“我们为什么在这里?”而非其它问题。可这个问题,好像只有阅读文学,才能迎刃而解。

当文学素养成为一个人的有机组成部分,意味着你将不再是一个乏味的人,让你能从事件中读懂人生,这就是文学最大的意义吧。

柄谷行人的这篇文章是1992年附加在《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后面的,《起源》发表时,本尼迪克特·安德森的《想象的共同体》还没有出版,后来柄谷行人看到了安德森的书,进一步推进了他对民族主义的思考,简单地说,并不是先有日本和文学才有了日本现代文学,而是日本现代文学创造了日本的概念和文学的概念,如果我们做具体的词源学考察,会发现所有语言里的“文学”一词都是在现代化中形成的,所以现代化以前的人并不把那些我们称之为文学的东西当做文学,文学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现代概念,也就是说,文学从某种程度上等同于现代文学。

“文学以其他事物皆不具备的方式使我们的生命充盈丰沛,让我们更有人情味。我们读者越多,越能体会到文学的这股力量。”萨瑟兰认为,这是人们缘何阅读文学的理由。回想在成长过程中,家长老师地给我们罗列推荐了许多“有用”的书单,却从未有人说过“读一本文学书籍”可以丰富你的人生,真遗憾。

《文学的意义》读后感(二):编一本好书的意义

柄谷行人的这篇文章,带有批判德里达的色彩。其实我读到德里达的“语音中心主义”论述时,也曾经起过怀疑。后殖民主义是从解构主义衍生出来的学派,解释“东西文化”的概念并不是本质的概念,而是地地道道的现代构建。我们汉语学界在民国时期也轰轰烈烈的讨论过“东西文化”的差异的问题,这种学风整体而言是非常肤浅的,而且对西方学界后来针对第三世界命题的思考没有带来任何助益。我现在对民国的这一派学问有这样一种看法,当我们发出一种话语——“中国文化具有性质A,西方文化具有性质B”——的时候,我们并不是发掘出中国文化的A性质,而是创造了一个具有A性质的文化主体。我们如果需要发出这样的话语,只需要对这“两种文化”有一点最低限度的浮光掠影的了解,说出来的话都是似是而非,很容易找到反例,找到反例后也很容易解释或修正。也就是说,并不是先有东西文化的主体,再有对东西文化的比较和特点的概括,而是对东西文化的比较和特点的概括创造出了东西文化的主体。

萨瑟兰作为“阅读文学丰沛人生”理念的推崇者,由“美妙的开端”伊始,他便利用三十九个章节,近二十万字,向我们讲述了文学体裁,诸如神话、史诗、小说、戏剧和诗歌的发源衍变;阐明了 文学与人性、宗教、战争、历史变迁、科技进步的关系; 列举了“现代主义”、“浪漫 主义”、“魔幻现实主义”、“荒诞主义”、“儿童文学”、“女性文学”、“种族文学”和“边疆主题”的代表作家及作品。通过书中粗浅的解读,令我们在文学阅读之路上,有了小小的起步。

编者,一个特别普通、简单的解释是指编辑的人,百度百科上有这样的一个释义:夏丏尊叶圣陶 《文心》六:“方才那篇《闻惊》,是杂志编者对于你们中学程度的青年说的。” 孙犁 《澹定集·序》:“抗日期间,他是晋察冀边区 著名的《诗建设》的主要撰稿人和编者。选编者,是从著作中选取一部分编辑成书。

这样说来的话,德里达所说的“中国没有本体论,西方有本体论”、“中国没有语音中心主义,西方有语音中心主义”确实是他思想的一个败笔,而且和民国的新儒家比也看不出高明多少。事实上,德里达来中国的时候,王元化和他吃饭,德里达说中国没有本体论,王元化以“言/意”“名/实”等古代思想概念加以反驳,德里达不懂中文,当然无法反驳。德里达所说的“汉字不表音”也是很想当然的,汉语的诗文讲究音韵美,自不必说,越南的“汉喃”也是反例,这是柄谷行人在文章中指出的。

无论是伟大的经典,如《贝奥武夫》和《失乐园》,亦或沉重的史实,如版权、著作权滥用和无理的文学审查制度,萨瑟兰都能够用一位作家、一本书,并附以精炼简短的语言向读者清晰地表述,该历史现象对文学的影响与改变。其对英语世界文学知识的信手捻来,的确令人叹为观止。

作为编者的叶圣陶和孙犁,的确没有作为作者出名,但是历史也并没有忘记他们编者的身份。因为历来经典的文学,我们虽然只记得作者,但是少了编者,我们根本就不可能有不管隔过多少的历史尘烟回溯的机会。

柄谷行人进一步反对德里达把“言文合一”追溯到古希腊,这是一种倒着写的历史。从这个角度,我们也可以看出,为什么民国时期的学术成就这么高?民国时期最重要的学术著作的书名都是以“史”字结尾的,也就是说,它最大的特征在于分门别类地作史,不管是“文学史”、“哲学史”、“经济史”、“戏曲史”、“艺术史”……“史”字前面的双音节词绝大部分是“和制汉语”,也就是古代汉语里存在的双音节词语,被日本人用来翻译西洋的新名词,不管是“文学”、“艺术”还是“经济”,这些词语在古代的含义和现代汉语的含义都是完全不同的。现代性概念一旦形成,就会被天经地义的当成“事物的本质属性和差异”,并默认为一种亘古不变的东西,然后他们的历史就形成了。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的古人从来没想到要去总结一下中国文学的发展历程,要让第一部《中国文学史》让日本人来写。如果文学真的是“本质的”、“亘古不变”的概念属性,为什么古人不研究“文学史”呢?为什么他们不把《诗经》、《楚辞》、李白当成一种“文学”呢?归根结底的说,“文学”是蒸汽推动的印刷机生下的孩子,雕版印刷和电力印刷都出不了“文学”。我之前在《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从语言学角度论述过,事物之间差异的大小和分类的标准,并不存在绝对的规则,它们是语言确定的。

在本书结尾,萨瑟兰提出了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何为最佳的文学作品?每年在世界各地有数不清的,如诺贝尔文学奖、布克奖、龚古尔奖等文学奖项在评选,有无数的权威或者民间的媒介机构,如《纽约书评》、《伦敦书评》、“奥普拉读书会”在推荐读书排行榜,那么普通读者到底应该相信谁?

其实,小学、中学、高中甚至大学的课本,哪一本不是选编的呢?特别是通识阅读,给那些还不具备自主选择能力的低龄阅读者的,更是需要一本好的选编之书,也需要有慧眼、有通识之悟的编者。

柄谷行人接下来的论述越来越精彩,“现代的民族国家是分别从“世界帝国”中分化出来的。”罗马帝国分化出了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中华帝国则分化出日本、中国、越南、韩国……民族国家形成的过程和民族国家对民族国家形成之前的历史的构造基本是同时的,是一种共谋。“民族语言”、“民族历史”、“民族国家”一起形成,现在台湾大修《全台诗》就是如此,《台湾文学史》的书写和台湾主体的建构同步,我们对于“台湾文学史”的合法性或许出于相信与不相信之间,那么我想说,最近还在编纂的还有《全港诗》、《全澳诗》,我们怎样看待从先秦写起的《澳门文学史》呢?《澳门先秦文学史》和《中国先秦文学史》存在着质的不同吗?

萨瑟兰说,“当探讨文学时,思想的碰撞总是有价值的”。也就是说,读书与生活中的其它事情一样,每位读者请珍惜自己手中的“选票”,坚持自己的阅读理念尤为重要。

《国民教育通识读本》不是作者之书,而是编者之书。最初拿到这本《文学的意义》的时候,看着是选编书,又是针对中学生、高中生经典文学的选编书,一时是有些轻视的,总觉得这些大部分的经典原版都读过,再读导读有什么意思呢?但是却又读了很久,读过之后,感慨经典的力量,不但经典是常读常新的,其实连读对经典的感悟、导读都是在人生的不同阶段自有不同阶段的感悟。

在古代,“汉字在各国被以不同的发音所阅读,在西欧拉丁语亦是怎么发音都可以的。”中央帝国并不关心文字的发音,对于我们现在的世界,语言的差异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有人说这是全球化的最大阻碍。我们当代留下的文献也有很多是论述当下的世界语言差异的。但是我们研究古音学的时候却会发现,相比于海量的中国古代汉语文献,古人讨论语言差异的材料极少,这时候,谁能找到蛛丝马迹谁就能在古音学上取得成绩,但是我们为什么不想想,为什么古人很少讨论语言的差异?柄谷行人对于这个问题论述的很清楚。

跟着萨瑟兰去读书,不失为“反复阅读是文学带给人们的巨大享受之一”精神的切身实践。“本书不是一本说明书,而是一本阅读建议”,这便是阅读本书的理由。

但是前提是,你得去读啊。

“现代民族国家的母体形成是与基于各自的俗语而创出书写语言的过程相并行的。但丁、笛卡尔、路德、塞万提斯等所书写的语言分别成就了各国的国语。这些作品在各自的国家至今仍作为可读的古典保留下来,并不是因为各国的语言没有太大的变化,相反,是因为通过这些作品各国形成了自己的国语。”民族国家的语言是作家创造的,这和胡适的“文学的国语,国语的文学”论异曲同工。“方言上的分化在各地得到了证实。我们不易看清楚这种分化,是因为各种方言中的一种得到了作为文学语言、政府公用语或国内交易流通语的特权地位。得其荫庇,只有这一种方言通过文字的遗迹被传播开来,相反其他方言则让人感到是不美观不洁净的土话或者公用语的歪曲形态。也可以说,被文学语言所采用的方言屠杀了众多的其他方言,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柄谷行人通过对索绪尔的文本细读,提出了迥异于俗流的解读,索绪尔的语言学之所以排斥文字,不是因为什么“语音中心主义”,而是因为“书写语言会积极地促使在时间上和空间上都不很清晰的语言成为‘清楚明了’的东西。”研究显示,法国大革命时期,整个法国说法语的不到40%。同样的,新文化运动和白话文运动的时候,中国能听懂北京话的人数有没有40%呢?这样说来,白话文是对口语的“描摹”的说法不攻自破了。如果我们推到极点,在现代性到来以前,“语言”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东西,这不是说古代人每天都使眼色和写文章,不说话,而是说作为概念和实体的语言在古代不存在,就算是在现在,每一个人的语言都是不一样的,我们都知道苏州话和上海话的发音、词汇和语法都有所不同,为了方便,我们这里只讨论发音,苏州话和上海话的发音不同,当中隔了太仓话、嘉定话,太仓话是苏州话里带有上海话特征,嘉定话是上海话带有苏州话特征。上海话和嘉定话当中还隔着南翔话……读到这里,巨大的裂缝已经显现了,我们不说嘉定话是苏州话和太仓话的“混合”呢,为什么从来没有人提出“普陀话”和“安亭话”这样的概念呢?我想这答案我已经不用说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每个人的语言都不是百分百相同的,在地域上是逐渐变化的,我们把什么样的人群提取为一个集体,是政治化的。我们现在放在“外国语言文学系”或者“外国语学院”或者“外国语大学”里学习的语言,和放在“民族学”、“语言学”、“东方学”范畴下学习的语言,有什么区别呢?前者有现代文学,而后者没有现代文学。

转载请豆邮联系

世界上书浩如烟海,经典也非少数,怎么样选择读经典,什么样的经典应该被阅读,什么年龄应该有什么样的领悟,我想,真的需要一本好的编者之书,一本好的的选编本,探讨“文学的意义”本身就是最大的意义。

《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读后感(三):《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笔记

《耶鲁文学小历史》读后感(二):基于英国文学的小历史

几篇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获奖感言、书评人、大学教授、书作者,他们解读的角度、探讨的范畴都有所不同,不得不说,可能对于中学生来说,很多文字是深刻的,也许他们并不能一时半会领悟,但是如果被引到了“读经典”的道路上,总有一天,他们有机会领悟。

《类型的死灭》笔记

John Sutherland的这本a little history of literature出版自yale university然而并不是一本美国文学简史。它的立足点还是英伦三岛,并且在基本时间轴的基础上给予章节比较个性化的分类,让普通人更容易接受,看起来482p的砖头竟然也能行云流水,周内完成。当然对于我们这种本科英语系文学向出身的人而言,我们几年的英美文学课教育始于腐国,然而在维多利亚时代以后,教育的主线就拉到了美帝,从现代主义开始我们就淡弱了腐国。当然它也会涉及到欧洲大陆的存在主义荒谬主义以及南美的魔幻现实主义。也几乎是在篇末,作者指出:我们在明智地规划使用时间上还学习什么呢?相比金钱,时间是我们在未来会缺少的东西。对于疲于工作的人来说,每周有多长时间花在广义的文化范畴上?平均约是10小时左右。那么阅读一本jonathan franzen的新进小说要花多久?我们估算也就10小时最后的启发就是也许再来一次写毕业论文的机会,我不会写fitzgerald的tender is the night,这么小资这么个人这么虚华这么吹弹即破这么lost,我或许会考虑写Forster的a passage to India呢[得意][得意][得意]

“文学阅读是一种相对容易的阅读吗?事实上,我们的解读力是远远不够的。”

大冈升平强调,在漱石写作初期作品的时期里,世间还有一种并非小说、诗,而应称为“文”这样一种已被忘却了的类型存在。

《耶鲁文学小历史》读后感(三):Points lead to thoughts

掩卷沉思,深以为意。

存在着一种既不“人情”也不“没有人情”的“非人情”。简单说,这就是幽默。

这不仅仅是一本告诉你文学历史和提供书单的书。请勿被其厚重的装帧而吓到,这是绝对能够给你眼前一亮的书。乍看目录,每一章节似乎是分开独立的文章,实则逻辑清楚,所要表述的文字的流动很连贯。

《文学的意义》读后感(三):阅读没有标准答案

在日俄战争结束之后的日本文坛占支配地位的是来自法国的“文学”观念,这种倾向不单是日本,在英国也是一样。漱石所研究的18世纪英国小说,在那个时代该没有被当做文学看待,“小说”乃是不入文学之流的东西……但是,在把小说视为文学艺术的19世纪后期,这样的作品仅仅被视为小说的仍未成熟的萌芽阶段。因此,漱石关注到18世纪英国小说的多样性和先驱性,这不仅在当时的日本就是在英国也意味着一种孤立。

当然,虽然标题是这样写的,其实更应该是着重于欧美文学所在的西方世界的历史,如想多了解旧时至今的文学发展进程和所影响及被影响的思潮推进,此书不失为一本可以将这样的世界从不同角度展现给你的书。不仅仅涉及了文学本身,还有与之紧密相关的哲学、政治、艺术层面等,作者也用娴熟的手法编织呈现。开篇即提问,何为文学,随即一篇篇的主题展开,从神话、史诗、古罗马等的哲学,再由街边的小剧场、自娱自乐写的小故事、文学巨匠们、文字给社会意识形态带来的雕琢、文字带来的思想开化、女权运动和种族运动、小说的奇妙、再到全球化多元化、至现今文学的状态和形式的改变、地位的变化等等,可谓包罗万象。

说起阅读,从小学到大学,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身经百战,记叙文、议论文、小说节选……没什么类型没接触过,然而阅读题,却似乎反反复复总是那几个。全文的中心思想是什么?这句话在文中有什么意义?结合背景说说作者这句话的含义;你喜欢哪个句子为什么?是不是这样的题型都似曾相识,而答案是不是也宛如数学一般能够带入公式最后输出结果?被这些阅读题洗礼过的我们似乎对阅读的能力与兴趣,难怪也曾有过原文作者做阅读却不是正确答案的可笑现象。

《关于结构力》笔记

提到文学作品的归属,大概更能让大家对于“版权”这个词有更多的了解。1710年,英格兰议会版本了《安妮法案》来保护文学作品所有者,并鼓励学习。这出乎我意料地早,看来前人是很有预见性的。而现在版权的这个概念,已不仅仅在文学领域使用了。为何并没有先在东方世界提出?我想,大概是文学作品的通识率和流动性的差距吧。所以联想到现在的人们是多么幸福,随着出版业的发展,和文字的普及,我们能太轻易地能看到一本书了,随之扑面而来的,则是信息量的充满和爆发。

我们都知道国民平均阅读量是很低的,很大一部分人在离开学校后便很少触碰书,甚至有些人眼中阅读成为了一种高雅甚至高端的兴趣。似乎很多人都被那必须说出意义甚至是文必说教的阅读模式败坏了兴致,而阅读并不是这样的。很多东西都是没有标准答案的,文字里蕴含的东西可能如眼神一般复杂,如同一幅画一般抽象,当要求把阅读也规定于条条框框之中,阅读也失去了最重要意义。曾经看见过一篇稿件被弃的理由,编辑说:“我认为文字应该是温暖人心给人力量的,而你的文字没有。”那《人间失格》是不是特别失败?它太压抑了。而无论什么的定义都不该如此简单。就如书中对于某些我们曾经看过的文学作品的解读,不同的作者解读的角度可能完全不同,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如丑小鸭的那篇,说起丑小鸭第一想起的是什么?虽然很丑但是很努力最后变成白天鹅?或者网络上流传的段子,丑小鸭之所以会变成白天鹅是因为它本来就是白天鹅呀,然而作者确实从爱的向往这个角度去看这个故事的。还有后续中对于蓝胡子这个故事,同样从女性力量的崛起与打败黑暗面这不一样的角度解读。

阅读所为现代以前的文学时,我们会感到那里缺乏“深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不应该将其理由归结于他们的“现实”或“内面”,也不应该勉强地去读出“深度”来。与此相反,我们应该深究什么是“深度”?这个“深度”缘何而生?

而文字也并不总是何时何地都能流通的,包括现在。所以各国各地都有审查制度,而历史上也有一些时期对于文学的禁锢。前几天正好看了蔡国强《天梯》这部纪录片,其中蔡先生提到自己在七十年代的时候,为躲避灾祸,不得不把家里的书都烧掉的时候,我不禁也想起自己父亲经历过的对于文学的禁锢的年代,而落泪。

文学作品的解读本无绝对的对错,故事的本身也许仅仅是记录,如何去看待便是读者的事情。这本书很适合给正要开始独立阅读的孩子看,当然久久不握书的小伙伴们也很适合,因为看着书中有趣的开端,自己也会忍不住开始去看更多的作品,同时这本书的排版设计很好,首先精彩快读,其次背景介绍,正文之后还有拓展与书籍推荐。就像书本的序言里提到的一句广告词“读得懂读不懂都是收获”。我们漫长的阅读的时间,乐趣不久在于此吗?

即使在西欧,现代透视法确立以前,其绘画中也是没有“纵深度”的。这个纵深度乃是通过数世纪的努力过程,与其说是通过消失点作图法之艺术上的努力,不如说是数学上的努力,才得以确立起来的。实际上,纵深度不是存在于知觉上的,而主要是存在于“作图上”的……习惯了这种透视法的空间,我们便会忘记这是“作图上”的存在,而倾向于认为此前的绘画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客观的”现实似的。……我们所说的“现实”只存在于一种透视法的装置之下。

初学西班牙语的时候,西语中,“新的”一词是nueva/nuevo,当时念想着英文小说一词是否是会跟此有关,作者给科普了。薄伽丘在当时给他的《十日谈》这样类型的中短篇小故事,命名为novella,这在意大利语为“新生的小事物”,正是这样的新生之物,打破了传统文学的条条框框,给文学世界带来了新突破。每个时代都有这个时代敢于发声,敢于创新的人。经典的作品,则能跨越时空,经受洗炼。

《文学的意义》读后感(四):文学内在的价值

我们之所以感到“深度”,不是由于现实、知觉和意识,而是来自现代文学中的一种透视法的装置,我们没有注意到现代文学装置的变貌,故将此视为“生命”或“内面”的深化之结果。

艺术形式的多样,文学也得以在其他艺术形式占据地位,例如电影、戏剧、电视剧、舞台剧等。从文学作品改编而来的不在少数,文学也为其提供了整个叙事的可能性。只是这些其他的形式,也吸引了大众的注意力转移。噢!当然,还有音乐。那天,一位教授说,诗集基本上在书店里的小角落,静静地落灰。殊不知,我们正在一个被诗耳濡目染的时代,如此习惯这些的存在,而忘了原来它们也是诗。这些歌曲从车载音响,耳机传出,进入我们的耳蜗,被听觉感知,我们的情绪也不时随之波动。而鲍勃•迪伦出色地告诉了人们这一点。

声音是人类的表达方式,而文字则是表达的载体,文字构成了文学,构成了语言。携刻的字符传承于历史之中,反映了世界的真理、艺术,贯穿着哲学、文学及情感,是语言文字的艺术。文学作品是作家用独特的语言艺术表现其独特的心理世界的作品,文学代表着一个民族的艺术和智慧。

《中文版作者序》笔记

不同区域的坎儿,大概就是语言了。虽然现在有更多的人掌握了不同的语言,能够翻译作品使其得以在不同国别和区域间传播,但是翻译还是会有一定的缺失。而与此同时存在的,也是本国的文字和文化得以被别国理解,虽然缺失了一些,但不失为敲门砖。

文学除了拥有外在、使用的价值,其更为重要的是它还拥有内在,看似无用却超越功利的价值,既精神性价值。文学中包含了很多的内容,不仅是文字艺术的表达与小说故事,其内在的精神灵魂却是作者的经历与感悟,作者用凝练的语言形成的文学艺术,包含了对世界的理解、对规则的理解,这是很难得的体验。而我们学习文学的意义,也在于此,如果仅仅是为了看小说,而追求文学,那么文学的意义将变得苍白空洞。追求真理的并不仅是哲学家,文学家的追求体验价值,花样虽没有哲学家那么多,但殊途同归的本质却是一样的,比起哲学更好理解。

我写作此书是在1970年代后期,后来才注意到那个时候日本的“现代文学”正在走向末路,换句话说,赋予文学以深刻意义的时代就要过去了。在目前的日本社会状况之下,我大概不会来写这样一本书的。如今,已经没有必要刻意批判这个“现代文学”了,因为人们几乎不再对文学报以特别的关切。这种情况并非日本所特有,我想中国也是一样吧:文学似乎已经失去了昔日那种特权地位。不过,我们不必为此而担忧,我觉得正是在这样的时刻,文学的存在根据将受到质疑,同时文学也会展示出其固有的力量。

说到本书提到的教育话题也无处不在。J•J•卢梭的《爱弥儿》堪称经典,为人父母和为人师的朋友不妨阅读,胜过现今各类教条式的清单和列表。哪些学科最适合刚开始学习的孩子呢?有时我也听到一些朋友这样的疑惑,作者援引文学评论家塞缪尔•约翰逊的话说,当你还在两门学科中选择先教哪一门的时候,另一个孩子已经把两门都学会了。我们所在的这个时代,劳动分工和知识分类也越来越细了,不过,是不是有时会遗忘了其实这些所谓学科之间都是联系的呢?

文学的意义是什么?与数理化不同,文学中有很多答案,有的意义在于记录这个时代,以各种形式向同时代,未来的人展示作家、文学家对生活的理解,他们赞美、批判、怨恨、希望。文学帮助人们理解这个时代,从而让他们看清时代的本质,更加渴望一种符合人性的生活。如《悲惨世界》,冉阿让的遭遇到追求的感悟,无不表示那个旧世界的惨状,如《高老头》中最后巴尔扎克最后曾言,没有一个作家能把金银财宝下的罪恶写的淋漓尽致,但这也是文学家的使命与意义。

据说杜尚的马桶失踪了。假使没有失踪得以保存下来,那一定会华丽地装饰在大美术馆里的吧。这将是一种滑稽。然而,与此相似的滑稽却发生在另外的领域。现代文学就是要在打破旧有思想的同时以新的观念来观察事物。而对习惯了固有文学的人来说这无疑与杜尚的拿马桶来参加美术展相仿佛。可是,所谓马桶那样的东西不久则成了尊贵之物。往昔立志弄文学的人为数极少且命运多舛,不用说夏目漱石就是这样的作家。但是,到了1970年代他则成了“国民文学”作家受到敬仰。我在那时试图要否定的“现代文学”正是这样的文学。这个现代文学已经丧失了其否定性的破坏力量,成了国家钦定教科书中选定的教材,这无疑已是文学的僵尸了。因此,如果在这个时期里,“现代文学”走到了末路,那也没有什么值得担忧的。

我们为何阅读?获得新知?解答疑问?抑或为了娱乐?

文学的精神性价值是让人内在的一种意想性存在,是人理性与感悟诸多心理因素的有机统一,是人不断超越自我、完善自我的一种心理活动。这本作为国民教育同识系列读本之一的《文学的意义》借助22位中外学者与作家的深邃目光,从不同的视角,或阐发文学经典的深刻寓意,或指出文学大师的高明之处,或提出对于名著的看法。而整合而成了这本《文学的意义》,文学的意义并非一家之言所能概括的,作者循环渐进、深入浅出的讲解,并通过解析国内外名著,用不同的角度对其二次解读,抽象的隐喻出文学的意义,正如《文学的意义》编者扈永进所言,文学阅读并非相对容易的阅读,事实上,我们普通读者的解读能力是远远不够的。

“Nation”乃是通过从封建束缚中解放出来的市民而形成的,而且“nation”也无法还原为民族。……nation的起源并非那么古老遥远,毋宁说就存在于对旧体制的否定中。然而,在民族主义思想那里这一点却遭到了忘却,古老王朝的历史与国民的历史同化在一起了。

《耶鲁文学小历史》读后感(四):乐之者的文学缘

《文学的意义》读后感(五):让生活因为文字而更加美好,这便是文学的意义

资本制市场经济,国家和民族三者构成相互补充相互强化的关系。比如,在经济上大刀阔斧的行动,如果走向了阶级之对立,则可以通过国民的相互扶助之感情加以超越,通过国家制定规则实现财富的再分配,如此等等。这三位一体之圆环力量极其强大。例如,在这里要打倒资本主义则国家的权力会得到强化,或者在民族的感情基础上资本主义会得到拯救。因此,不应该以三位一体的一个方面为打倒的目标,我们必须寻求一种走出资本制=民族=国家三位一体之圆环的办法来。

作为文学爱好者,我每年都要读完上百册文学类书籍,仍难免兴叹,光是诺奖、龚古尔奖、布克奖、直木奖这类大奖的入选作品都追不完,世上精彩的书太多,值得一读的作家也太多了。有人好奇,到底从何时起,人类穷其一生也读不完世上所有的书?出版业的兴起既是文化发展的福音,也带来了无尽的选择烦恼。

本文由钱柜qg111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