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语录,拒绝加薪的天文学家

作者:现代文学

拒绝加薪的天文学家

1、现代人类文化的悲哀,是流俗的易传,高雅的失传。 ----木心

《俄罗斯文学讲稿》是一本由[美] 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著作,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45.00元,页数:333,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詹姆斯·布拉德莱是英国著名的天文学家,他从1742年起至去世一直担任格林尼治天文台台长。在任期间,他发现了光行差,由此编制了一本比较精确的星表,为地球运动提供了有力证据,并于1748年荣获了科普利奖。

2、一个人要从远处回,从高处下,从深处出。 ----木心

《俄罗斯文学讲稿》读后感(一):对于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批评完全是抬杠嘛

布拉德莱获奖后不久,英国时任女王亚历山德丽娜·维多利亚到访天文台,慰问布拉德莱。这让他深感荣幸。

3、像样一点的思想,是有毒的。 ----木心

一开始也被唬住,觉得作者很有洞察力。

参观期间,女王获悉布拉德莱的月薪几乎与天文台普通职员相当,深感惊讶,她脱口而出:“作为全世界最负盛名的格林尼治天文台台长,收入如此之低,令人难以想象!我要为你加薪!”

4、历史学家要的是“当然”,艺术家要的是“想当然”。美术史,是几个艺术家的传记;文学史,是几个文学家的作品。 ----木心

但是仔细想想,完全是抬杠嘛。

令女王意外的是,加薪的决定竟遭到了布拉德莱的拒绝:“陛下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不能接受!”

5、爱情上,柳暗花明,却无一村。 ----木心

哪个俄国作家不絮叨?

女王不解地问道:“这是为什么?”

6、无知的爱,不是爱。 ----木心

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啊,杀人犯和妓女为什么不能一起读圣经?

布拉德莱严肃地回答道:“一旦台长这个职位可以带来大量收入,那么以后到这个职位上来的将不再是天文学家了。”

7、耶稣的温柔特别细腻,刚烈特别斩钉截铁。出于温厚的真挚,他的人性的厚度来自深不可测的真挚的深度。 ----木心

现在是俗套的东西当年未必是俗套。

女王深思了一会儿,庄重地点了点头。

8、真正的基督徒只有一个,即耶稣。天才的命运都是被利用的,被各人各取所需。 ----木心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心理疾病,都是疯子,陀思妥耶夫斯基不过是放大而已。

不忘初心,坚持梦想,一门心思精研学问,踏实干事,无怨无悔,才是个纯粹的人。

9、少年人一定要好的长辈指导。光是游历,没有用的。少年人大多心猿意马,华而不实,忽而兴奋,忽而消沉。我从十四岁到廿岁出头,稀里糊涂,干的件件都是傻事。现在回忆,好机会错过了,没错过的也被自己浪费了。 ----木心

还有关于现实主义来听听陀自己的说法吧:

麦家认错

10、宇宙观决定世界观,世界观决定人生观。——不从宇宙观而来的世界观,你的世界在哪里?不从世界观而来的人生观,你不活在世界上吗?所以,你认为你有人生观,没有、也不需要世界观,更没有、也更不需要宇宙观——你就什么也没有。 ----木心

有什么能比现实更荒诞更意外的呢?有什么能比现实更难以置信的呢?小说家永远也想不出现实向我们提供的成千件具有最平凡形式的那些不可能的事。要按现实的本来面目描写现实”,这样的现实根本不可能有,“因此要给予观念的更多的余地并不要害怕理想的东西”。他认为,事物的平凡性和对它的陈腐看法,不能算是现实主义,甚至正好是相反。“我对现实和现实主义的理解,与我们的现实主义作家和批评家完全不同。我的理想主义比他们的现实主义更为现实。……理想主义曾经预测到的事实,已经得到了证实。

文/武雷雷

11、说到底,悲观是一种远见。鼠目寸光的人,不可能悲观。

还有纳博科夫的《洛丽塔》更像是继承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衣钵啊,我怀疑纯粹是嫉妒。

麦家是当代著名的小说家,他的作品《解密》《暗算》《风声》等深受读者喜爱。

12、可惜他刚刚开始怀疑,就找到了信仰。 ----木心

《俄罗斯文学讲稿》读后感(二):小感

麦家写第一部小说《解密》用了11年,这部小说耗费了他整个青春,但是他不后悔。他形容那漫长的写作过程就像和“作女”谈了一场恋爱,那是他的全部青春、半部人生。因为写那部作品,他认定了自己在这个时代的角色,就是写作。那时候他就告诫自己:“当世界天天新、日日变的时候,我要敢于独自后退,安于一个孤独的角落,寂寞地写作。”

13、宗教的宿命是专制的,顺从的,牺牲个人的,积极的,目的论的,群策群力的,信仰的——其实就是政治。 ----木心

只是大致读了一遍,没有细细的读。果戈里部分是跳过的,读了一点没有太看懂也不理解,孤陋寡闻的我对这个作家之前是没有听过的,打算以后读过他的作品之后再来读纳博科夫对于他的分析。关于俄罗斯文学我只读了《罪与罚》和《复活》以及契诃夫的一些短篇,了解不多,但是很感兴趣。如评论所说纳博科夫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偏见真的很深。。。我只看过《罪与罚》,觉得废话很多,对这部厚重的书谈不上多喜欢,但也不太认同他对陀的贬低,以后还准备读《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契诃夫我是真心喜欢,纳博科夫说他撑死写不了长篇与莫泊桑一样,老实说我看笑了。。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没有看完搁置中,真的太需要耐心。。《安娜》没有看,非常喜欢《复活》,可惜讲稿没有谈及。至于高尔基,我对他的印象只基于教科书上的海燕,也无多大兴趣,没有仔细看。最后一章讲翻译的,言语犀利一针见血,非常喜欢,译者的良心,不止信达雅。

但随着名气的增长,当有人抱着钱找上门,天天催稿子的时候,麦家坦言自己失去了曾经的耐心和坚守。他曾用三个月的时间,写了30万字的长篇小说《刀尖》,并匆匆发表。后来,麦家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对这部作品进行修订,在修订的过程中,他感到羞愧万分,因为小说的内容漏洞百出。麦家非常后悔当初没有爱惜自己的羽毛,以至于那部小说成了他的一个丑陋的伤疤。

14、方法论,只是手段,不是目的。 ----木心

总之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通读完之后的感想。。等把所有作家的作品读完之后会再认真的看一遍的。

因为那次不堪回首的写作经历,麦家公开道歉,并郑重承诺:“我想重新出发,找回写作的初心。公开认错,目的是为了更有力地纠错。”

15、诗意上来时,文字不要破坏它。 ----木心

《俄罗斯文学讲稿》读后感(三):尖锐的纳博科夫

16、文学的最高意义和最低意义,都是人想了解自己。这仅仅是人的癖好,不是什么崇高的事,是人的自觉、自识、自评。 ----木心

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批评:

17、自然是徒劳的,生命是虚空的,物质存在是骗局——凡政治、文化都是骗局,因为都是人的意志制造的。都不要入这种骗局。 ----木心

“缺乏品味,处理人物方式单调,个个都有前弗洛伊德情结,沉溺于描写人类尊严所承受的种种悲剧不幸。我本人不喜欢这种让他的人物‘在罪恶中走向耶稣’的耍宝写法,而另一位俄国作家伊万•布宁对此有更直率的评价:‘张口闭口都是耶稣。’”

18、凡是纯真的悲哀者,我都尊敬。人从悲哀中落落大方走出来,就是艺术家。真的悲哀者,不是因为自己穷苦。哈姆雷特、释迦、叔本华,都不为自己悲哀。他们生活幸福。悲观,是一种远见。 ----木心

“很遗憾我也不懂得如何欣赏陀思妥耶夫斯基这位预言家。”

19、蒙田先生博学多才,建立体系,太容易了。可是他聪明,风雅,不上当。尼采也不事体系,比蒙田更自觉。他认为人类整个思维系统,就是被横七竖八的各种体系所污染。 ----木心

对“感伤”和“敏感”的区分很妙:

20、宝玉见黛玉,说这位妹妹好像哪儿见过。我见拜伦,这位哥哥好像哪儿见过。

“一个感伤主义者在空闲时可能是一个绝对残暴的人。而一个敏感的人永远都不会是一个残忍的人。”

21、荒诞派这些作家,矫揉造作。自己要假装自杀,要世界作陪葬。这些批评家,观者都是假装要殉葬。他们在舞台上把世界写得一片黑暗,他们自己生活的很好。 ----木心

“当我们谈论感伤主义者,包括理查逊、卢梭、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时候,我们指的是对人们熟悉的情感所做的非艺术性夸张,目的是为了在读者心中自动激起传统意义上的同情心。”

22、宗教总是从情理开始,弄到不合情理。 ----木心

对《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评论:

23、我是日本文艺的知音,知音,但不知心----他们没有多大的心。日本对中国文化是一种误解。但这一误解,误解得好。 ----木心

“书中的风景就是一个思想的风景,一个道德的风景。”

24、现代作家,自己应该又是伯乐,又是千里马。伯乐是意识,潜意识是千里马。一个伟大的小说家应是潜意识特别旺盛、丰富,而意识又特别高超、精密,他是伯乐骑在千里马上。 ----木心

“陀思妥耶夫斯基刻画人物是通过情景、道德问题、人物的心理反应,以及他们的内心波动。”

25、天才有两条规律:一是把事情弄大。一是把悲哀弄永恒。 ----木心

“俄罗斯文学的命运之神似乎选定他成为俄国最伟大的剧作家,但他却走错了方向,写起了小说。”

26、《红楼梦》中的诗,如水草。取出水,即不好。放在水中,好看。 ----木心

对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的尖锐批评:

27、为人之道,第一念,就是明白:人是要死的。生活是什么?生活是死前的一段过程。凭这个,凭这样一念,就产生了宗教、哲学、文化、艺术。可是宗教、哲学、文化、艺术,又是要死的……教堂、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煞有介事,庄严肃穆,昔在今在永在的样子,其实都是毁灭前的景观。我是怀着悲伤的眼光,看着不知悲伤的事物。 ----木心

“事实上,衡量天才的真正标准在于他所创造的世界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是属于他的——这个世界在他之前是不存在的,而更重要的是,他在多大程度上做到使这个世界貌似真实。”

28、有人一看书就卖弄。多看几遍再卖弄吧——多看几遍就不卖弄了。 ----木心

“当我们对待一件艺术品时,我们必须谨记在心:艺术是一场神圣的游戏。”

29、神话,是大人说小孩的话,说给大人听的。 ----木心

“你从陀思妥耶夫斯基对人物病态的心灵所作的探索中获得一种艺术快感,而你读一部犯罪惊悚小说时因厌恶而颤栗或感到病态的好奇,诸如此类的情感与陀式小说给你的艺术快感相比,后者是否就一定高尚得多呢?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其他小说中,美学成就和对犯罪的报道之间甚至更缺少平衡感。”

30、他们悲观,是一想就想到根本上去。 ----木心

关于陀式作品中人物尽是精神病的批评:

“如果一位作家创作的人物几乎都是精神病患者或者疯子,我们是否能真正讨论“现实主义”或者“人类体验”的各方面就值得怀疑了。除此之外,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人物还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整本书从头到尾,这些人物的性格都不会有任何发展变化。”

“陀思妥耶夫斯基善于经营情节,这就很好地吸引了读者的注意力;他对高潮和悬念的把握近乎完美。但如果你重读一本他的书,对其中复杂的情节和悬念都已相当熟悉,你就会立刻意识到第一次阅读时你所经历的悬念感已经荡然无存。”

对《罪与罚》的批评:

“读不朽之书的杀人犯和妓女——一派胡言。在一个丑恶的杀人犯和这位不幸的女孩之间没有任何修辞上的关联。有的只是哥特式小说和感伤小说之间的传统关联。这只是一场假冒的文学骗局,而不是关于悲悯和虔诚的经典著作。”

“陀思妥耶夫斯基对这样一种思想情有独钟,即身体上遭受的痛苦和精神上承受的耻辱能使一个品行端正的人更加完美,其原因可能是在于他个人的悲剧:他一定感觉到自己体内那个那个自由的热爱者、那个叛逆者、那个个人主义者,都因他在西伯利亚的监狱的经历而遭受了某种失落,至少对他的创作自发性也是有伤害的;但他始终固执地认为当自己从西伯利亚回来时已经是一个‘更好的人’了。”

对《鼠洞回忆录》的评论:

“语句的重复,强迫的语气,百分之一百平庸的词汇,粗俗的肥皂剧口才,这些都是陀思妥耶夫斯基风格中的元素。”

“他具有非凡的才能,可以把喜剧与悲剧很好地结合在一起;他堪称非常优秀的幽默作家,他的幽默总是接近歇斯底里的边缘,人们疯狂地彼此侮辱,彼此伤害。”

对《白痴》的批评:

“所有的人物说话时,要么脸色苍白,要么满面通红,要么两脚直哆嗦,涉及宗教的东西品位之低令人作呕,作者完全只依赖定义,却根本没有辅以证据来说明支持这些定义。”

本文由钱柜qg111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