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文学人,经典句子大全

作者:现代文学

1、文学的最高意义和最低意义,都是人想了解自己。这仅仅是人的癖好,不是什么崇高的事,是人的自觉、自识、自评。 ----木心

昨天新认识了一个朋友,他在ⅩⅩ单位做过领导。这个单位大几百人。闲扯起来,我突然想起这个单位有认识的一位女作家。说出名字了,朋友淡笑了几声。他说你们惯熟?我说还可以,早年她是文学青年,后来连续发表了不少中短篇小说,很有才华的女作家了,在省内文学圈也是小有名气的。朋友也是挺直爽的。他哦了一声,原来如此。在我们单位,好多人都说她是神经病呢。啊,我吃了一惊。立刻心里想哭。因为朋友面对的洒家,也多少是个文学老朽了。这个话茬扯断了。

●兵兵,其实我很早就发现了,生活并不是风平浪静的。 ----赵菱《兔子女孩和她的薄荷田--绿色火车》

2、爱情上,柳暗花明,却无一村。 ----木心

我的想象力飞到自己身上,自以为高尚高贵的文学人,在别人的眼里是神经病。也是的,做文学,以前是爬格子,现在盯着电脑发呆的,确实是特立独行,神经兮兮的样子,和别人格格不入。这个社会,大家都在削尖脑袋钻营,机关的干方百计争权夺利,弄个一官半职才有存在价值。社会上夾包的经理随处都是,都使尽浑身的解数捞钱赚钞票。这才是正常的人呢。

●“在儿童文学作品《爱丽丝漫游奇境记》中,爱丽丝问“蛋人”是否可以使用同一个字词来指不同的东西。蛋人傲慢地说:“我使用一个字词的时候,我要它指什么意思,它就是什么意思,不多也不少。”2011 年10 月杨振宁在与《中国新闻周刊》的访谈中说“中国现在很民主”,他扮演的就是蛋人的角色,他和蛋人一样不知道,或者假装不知道,在公共说理中,任何人都不应该随意对字词作特别定义,更不应该随心所欲地使用字词,以致是非不辨。” ----徐贲《明亮的对话》

3、讲开去:一个人到世上来,来做什么?爱最可爱的、最好听的、最好看的、最好吃的。无奈找不到那么多可爱、好听、好看的,那么,我知道什么是好的。我在“文革”中不死,活下来,就靠这最后一念——我看过、听过、吃过、爱过了。”文革“中他们要枪毙我,我不怕,我没有遗憾,都爱过了。但还要做点事。我深受艺术的教养,我无以报答艺术。连情感、爱,也不在乎了。爱也好,不爱也好,对我好也好,不好也好,这一点,代价付过了。唯有这样,才能快乐起来,把世界当一个球,可以玩。如果你以艺术决定一生,你就不能像普通人那样生活。 ----木心

不由得心里想哭。文学人在世人的眼中是如此的评价。另类是什么,就是不正常。可怜的文学,更可怜注入情怀的文学人。我也如梦方醒。平时总认为别人戳着指头说我,还美不滋的得意,是夸奖我的这份执着和文釆。原来人家的意思,也怀疑咱的这种举动,归到精神失常者的行列。

●我想起了自己的梦想。我喜欢看书,喜欢写东西,脑袋常常像一枝迎春花的枝条一样,风一吹就冒出一骨朵一骨朵想象的奇花来。我想当个作家,身边随时有一叠洁白的稿纸,一支出水流畅的黑钢笔,把我所感受到的美好和悲哀都一点一滴地写下来,构成一个用文字创造的宏大世界。想写的时候就写,无话可说的时候就静静看风吹过石榴叶,再也不要为某种目的而写。 我想起了我的老实巴交的爸爸,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更深地了解他,热爱他,我很愿意像他一样,无论将来的前程如何远大,都做一颗亲切而温暖的“五角星”。 ----赵菱《兔子女孩和她的薄荷田--六角星》

4、给恶人定性定名,给善人一种快感,看透一个恶人,就超越了这个恶人。

现在网上码字的人更属于可怜人。我也是号称勤快辛苦的小网虫,自从蹭上了自媒体,手就痒的闲不下来。人有了欢喜的心,就会犯贱。就像无端一对男女起了爱心,怎么吃苦受辱献殷勤,也是挺开心。爱上了码字,也是娱乐消费自己。捎带弄点儿思想是必然,把人们鲠在嗓子里想说又说不出的话,爬在手机屏上,享受着一吐为快的兴奋。

●我梦见过的可能都是假的,我守望过的可以的真的。站在告别童年的十字路口,我稍微一回头,看到盛大的送行嘉年华。我曾在那里,我可以义无反顾的往前走,是因为我知道有一个我会一直在那里。 ----《那么近的再见》

5、说到底,悲观是一种远见。鼠目寸光的人,不可能悲观。

文学的作用以前是放大了评价的,寓教育为娱乐,记载历史的横断面。就是通常给人们讲故事,把正儿八经的生活和想法记下来。把走过的路记住,把明天的好梦记录在文字上。

●“再见了。”我轻声地说。孔雀的眼睛一下子湿了起来,鼻孔抽动地看着我,红雀斑可爱地跳动着,跳进了我的眼里,就留了下来。我把右手贴在玻璃门上,孔雀也伸出手来,和我的贴在一起,我们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对方,早晨的阳光洒满大地,像一瓶刚刚打碎的新鲜草莓酱。我就带着满身轻盈的粉红阳光走在了来时的路上。 ----赵菱《兔子女孩和她的薄荷田--孔雀舞》

6、少年人一定要好的长辈指导。光是游历,没有用的。少年人大多心猿意马,华而不实,忽而兴奋,忽而消沉。我从十四岁到廿岁出头,稀里糊涂,干的件件都是傻事。现在回忆,好机会错过了,没错过的也被自己浪费了。 ----木心

曾几何时,文学家,作家都很值钱。玩弄思想的人,正符合国学大成圣人孔子的说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草根人应明白这两句话,意思是用脑子劳动的人是管人的,用身体辛苦劳动的人被人管。

●窗外的柠檬树安静地生长着,抽出椭圆形的嫩叶,绿得如图一枚枚娇嫩的贝壳。从窗口望过去,能看到光滑的褐色树干,带着淡淡的墨绿,从枝干到树叶,都散发出一股清新的香气。 ----赵菱《兔子女孩和她的薄荷田--绿色火车》

7、先知,到头来都是狼狈不堪。 ----木心

几十年前,这两句话被全国人民批判过。当时的口号是,卑贱者最聪明。工人叔叔农民伯伯警察大爷,社会的辈份,街头都这么排队。臭文人呢,根本是狗肉上不了席面,垫底的货色。烧书活埋读书人,从秦始皇汉武帝就开始,留几个捉笔的御用书吏足够。有思想的文人,也的确讨厌,老给一统的江山燕舞縈歌添杂音。人啊,最受含金量的打击,就是让你爬在地下,布鞋、胶鞋、皮鞋等踏上一万脚以上,让你永世不得翻身是目的。臭文人历经多劫,何止踏过一万脚。还实在是灭种难。

●何谓轻小说?什么样的小说算是轻小说?有人说,那是指在封面、彩页、内文插图等处大量使用动漫风格插图的小说。在书店内所看到的大部分轻小说都是如此,我认为此定义充分地说明了其外观上的特征;不过,没有插图的轻小说也是存在的。有人说,只要在轻小说的书系发行,任何小说都可以算是轻小说。我觉得此观点非常简单易懂。然而,过去那些在轻小说书系发售的书籍,也出现过后来删去插图,当作一般文学作品发行的例子。有人说,轻小说的读者年龄层比儿童文学高,主要读者群是国高中生。以购买客群来看,我认为正是如此。不过,即使年龄增长,许多人还是会继续阅读轻小说,包括大学生与成年读者的数量也很多,因此轻小说未必只限于「国高中生取向的作品」。那么是否由故事内容来分类呢,倒也 (亲情日志大全 )

8、现代作家,自己应该又是伯乐,又是千里马。伯乐是意识,潜意识是千里马。一个伟大的小说家应是潜意识特别旺盛、丰富,而意识又特别高超、精密,他是伯乐骑在千里马上。 ----木心

玩弄思想的人,在革命的时代尤其不吃香,臭老九嘛。臭老九的概念是哪来的?是元代各阶层排座次的顺序,一官,二吏,三僧九儒,十丐,知识分子排第九位。那时候的儒和现在的知识分子不一样,估计是专指嚼文咬字,穿素袍子读诗吟句的酸文人吧。那些袍子上绣着禽兽的儒是官吏。文学人其实脑子好的,不是没有出路。跟上官爷鹦鹉学舌,颂谁骂谁随听使唤,也能吃香喝辣的,或许也可戴上顶带花翎,坐在朝椅上体面的捞雪花银子。

●儿童文学作品故事大多发生在路上,而路是儿童成长的途径。 ----梅子涵

9、一个人衷心赞美别人、欣赏别人,幸福最多———他是在调整自己,发现自己。 ----木心

臭老九也有过短暂的好日子。在改革开放初期空前的吃香了一阵子。上世纪80年代,百花齐放,思想要解放,头脑需灌浆。杂志报纸满天飞。工资也才5、60块,弄思想的,臭老九写几篇稿子,稿费几十上百是常事。弄个作家、诗人玩玩,走到那里也被供成了大爷。后来分化了。文学的老九走了邪道。所谓科技的老九们,踩在了时代的脉膊上,直接能造成了鸡的屁(GDP),地位也就越来越高。直至现在科技创新,只要能混到副高正高,运气好的拿项目投资消费,吃国家补贴。这批臭老九活的顺风顺水。没有研究成果也是概率,糟蹋多少理所当然。

●我们没有在童话的摇篮里躺过,睡眠过,没有童话的阅历和记忆。儿童文学就是寒冷中盖在孩子身上的那条暖暖的毯子。 ----梅子涵

10、要不求甚解地去解,不求甚解就是一种解。 ----木心

写文弄字的文学人可怜了。

●“新黄金十年”希望出版社完成从童书出版到童书创作的转变。目前,国内将欧美的经典童书作品大部分引进出版后,开始引进其他语种作品,引进版作品趋于饱和状态。不论图画书,还是校园儿童文学,国内儿童首先接触的都是外国作品,但孩子们真正需要的是具有本土文化内涵的原创作品,还需要更多如《这就是二十四节气》《写给儿童的中国地理》《学会管自己》这样接地气的作品,更期待新一代作家能够将符合本时代气息的作品带给孩子。再如在当前的智能手机时代,真正在移动互联网环境下成长起来的80甚至90后作者,更能洞察孩子们的内心世界。 ----王连升《出版界语录》

本文由钱柜qg111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