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照片纪念中国话剧110年,戏曲更需要亲近

作者:现代文学

图片 1

她的一生将现代中国的战乱烽火、改革复兴一一阅遍,以超过一甲子的年华琢磨角色、用心演戏。从“白毛女”到党的女儿“李玉梅”,她塑造的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被定格在几代中国观众心中;从昔日风华正茂成为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之一,到今朝白发苍苍依然活跃于大银幕上,她以朴实亲切的表演风格,成为中国电影发展史的生动注脚。她,就是著名表演艺术家田华。

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国家话剧院、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联合主办的“历史回放,舞台辉煌——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纪念展”,近日在国家大剧院拉开帷幕。

虽然很多人说戏曲在当代 “不景气”,但事实上,电视上的戏曲并不少。央视戏曲频道常常播出戏曲演出实况,许多地方电视台也开辟了一些戏迷票友演唱比赛,并且成为了名牌栏目,近期一些综艺节目中也增加了戏曲演唱比赛,甚至有四五岁的孩子在电视机前宣布自己长大了要做专业戏曲演员。荧屏上热闹的戏曲节目向观众展示:当代有很多人、包括青少年热爱戏曲。既然如此,可为什么生活中人们还是认为戏曲“不景气”?究竟什么才是“景气”,怎样才是让戏曲重新“景气”起来?自从参加中央电视台的《中国戏曲大会》策划以来,笔者考虑的最多的就是这些问题。

89岁的田华,满头银发、一袭红衣,步履稳健、精神矍铄。在即将上映的电影《你若安好》中,田华饰演急诊科主任医师潘峰的奶奶,戏份不多,却甘当绿叶,“我演的虽是小角色,但电影是大主题——‘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

本次展览以话剧历史的时间线索为主体脉络,以大量珍贵的话剧图片和相关文献、资料、实物、演出场景复原、剧目滚动播放等形式,纪念中国话剧110周年光辉历程,展现中国话剧的舞台艺术成就。

在丰富纷杂的社会生活中,任何艺术的、非艺术的文艺形式都有其爱好者,其中一些常常通过网络构成了一个个亚文化社群,在各种论坛、群组中结交知音,身处其中者并不觉得自己的爱好是小众的,而且社群人数的绝对数量也常常成千上万,堪称庞大。可是,把这个数字放到社会生活的大环境下,其小众性就被凸显了出来。

离休的田华本可在家安享晚年,但她却“不知足”——在她手写的工作日记中,近期的工作安排、心得体会密密麻麻;每逢党、国家和军队重要节日、重大纪念活动,以及行业活动、赈灾义演,她总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

为做好此次展览,中国艺术研究院从全国50多家话剧院团及艺术类院校提供的5000多幅图片资料中,收集、整理、甄别、遴选了近700幅有代表性、有历史意义、有现实影响、有文化积淀的图片。一些珍贵遗存,由中国艺术研究院集中修复展出,首次与公众见面。其中,1957年文化部、中国剧协举办的纪念中国话剧50年的珍贵展板,由96岁的军旅戏剧家胡可先生捐赠的“1962年全国话剧、歌剧、儿童剧创作座谈会”全部会议资料,话剧研究所的老所长田本相先生捐赠的个人文集和学术著作、话剧研究所的系列科研成果,也得以呈现在参观者面前。

戏曲艺术同样如此。不论有多少戏迷票友存在,如果戏曲已脱离了大众生活的主体环境,其艺术表现、审美追求已经与大众、与时代相离甚远,它也就难免成为小众的艺术——无论戏迷的绝对人数有多大。所谓戏曲“景气”与否,本质不在于戏曲爱好者的绝对数量有多大,而在于戏曲艺术对大众生活的融合度、戏曲审美与大众审美的贴合度密切度有多高。

有人问她,这把年纪为啥这么拼?田华这样回答:“人可以老去,而艺术常青。我没离开时代、没离开生活、没离开人民,所以自己这颗螺丝钉还没有完全老化。我要坚持演下去,尽最大努力发出光和热。”

本次展览作为2017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还将在全国重要省市和重点高校进行巡回展览。

正因如此,电视等大众传媒仅仅展现戏曲最坚实的爱好者的状态是不够的。甚至于,越展现爱好者“超常”的痴迷,越容易把“戏迷”的整体形象塑造成自娱自乐的亚文化爱好者,不仅难以引起其他人的共鸣,反倒容易让人对戏曲“敬而远之”。真正要传播戏曲艺术,恰恰需要让戏曲放下身段,要让戏曲与大众的日常生活发生关联,是要把戏曲艺术放回到时代的背景下,让更多人了解它、参与它。因此,笔者认为,“可参与性”才是电视传播戏曲艺术、戏曲文化的关键。

1950年,田华因在电影《白毛女》中扮演“喜儿”而家喻户晓。从小在农村推碾子、采棉花、挖野菜、搂柴火的困难日子,给了她无限素材和创作灵感。

由此观之,虽然比拼演唱能力的节目最受票友的欢迎,但这种节目最大的传播障碍恰恰就是“可参与性”较弱:对于不熟悉戏曲唱段的电视观众来说,不仅唱段本身是陌生的,唱段背后的故事背景、音乐旋律、演唱技巧等等一切都是陌生的。观众不仅不能参加比赛,就连品评优劣的能力都没有,因此,非戏迷的电视观众完全不能参与到这样的节目中来——不论是直观的外在参还是与基于审美内模仿的心理参与。观众无法与节目互动,节目也就失去了对观众的吸引力。

1958年饰演的女共产党员李玉梅这个角色,让田华成为“党的女儿”的代名词。生于北方、工作战斗都在北方的她,根本不了解南方的生活习俗。幸运的是,她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结识了来自江西的妇女代表刘友秀和范秀英。头戴黑布梳簪子、穿宽袖上衣肥裤腿、脚踩草鞋的南方妇女形象,让田华很快建构出李玉梅的外形气质。

可喜的是,《中国戏曲大会》突破了“选手竞唱”的形式,而是代之以戏曲知识问答,从而把节目的直接参与者从“票友”层扩大到了“戏迷层”。能够参加竞唱的只能是票友,而票友是戏迷中极小的一部分。戏曲大会的赛制为更多人敞开了大门,甚至于,仅仅是对传统文化有所了解的人都可以参与到比赛中来。

“她们参加过苏区对敌斗争,给我详细叙述了红军长征前后苏区发生的情形,还情不自禁唱起山歌,‘哥哥出门当红军,斗笠背在背中心。祝福哥哥打胜仗,消灭敌人不留情’。这一切让我真实感受到当年的情景,再联想起自己参加革命的经历,让我对‘党的女儿’有了独特的见解和诠释。”电影中有一场戏是李玉梅回到八角坳,看到敌人对根据地群众烧杀抢掠后的悲惨情景。田华表演时眼中没有泪水,只有一丝冷峻的光,对敌人的仇恨和藐视跃然而出,更蕴含着深埋痛楚、接续奋斗的隐忍和决心。

本文由钱柜qg111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