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作者:书评随笔

摘要: 他在电话中约她在古桥会面,而后同去A城,她答应了。交往二年了,他们淡如水地交往着,也许细水才能长流,隐隐约约的,忽远忽近地,这才能产生美吧!她常常这样想,电话一通,他首先就是吃饭了吗?简约几句话,在注 ...

我看着花瓣,不知道又飞了多久,飞了多远,终于。花瓣飘落了,我紧紧的跟着,到了它飘落的地方,我一把抓住了她,抬头一看,一个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们似曾相识,似曾相遇。我伸开了手,她也伸开了手,原来,她的手里也又一片花瓣,我这才看清了花瓣,原来,我的花瓣,是心形的一半,而她的也是,我看着这朵花瓣,突然它变成一朵玫瑰。她的也是一样,我们看着对方,我突然觉得这里就是充满爱,充满幸福,充满美好的地方,我觉得她就是那个人,一直等待我人,也是我一直等待的人,我们拉起手,到了海边,把玫瑰抛向了空中,玫瑰花瓣瞬间飞起,像是玫瑰花瓣的雨,但是它们没有回去,而是在空中摆出了一个完整的心。我看着这个心,又看看她,我说,你是我一直在找的人么?她说,花瓣已经回答了。我说,我爱你。她说,我也爱你。玫瑰花瓣在我们身边环绕。我们不约而同的说,这就是花瓣飞去地方。我们手牵手,看着这里。天空突然驾起了彩虹。我们就这样相爱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老周已不知不觉陪伴着这只“大黄牛”二十余载,机器每个按钮都摸得光滑。在记忆行间里,这只机器“大黄牛”逐渐取代了自家那头牛。

他在电话中约她在古桥会面,而后同去A城,她答应了。

花瓣飘落,随风而飞,在风中前行,我不知道它要飞去哪里,我跟随着它,看着它在风中无拘无束的飞行,我不知道它要飞向哪里,不知道它要飞去的地方怎么样,看着它,跟着它。

老周虔诚地收起那本旧台历,仔细小心地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新台历,看着倒数着的天,再瞧瞧ERP计划表排上的订单拖着老长尾巴,该不该回家看看那只似在非在的大黄牛呢?

走在前往古桥的路上,脚下的雪有轻微声,枯枝有雪依偎着,寒冷而不失暖意,在风中咯吱响,她忽然想起自己曾写过的《月亮居》中一段雪中的场景,心中一阵酸楚。

摘要: 花瓣飘落,随风而飞,在风中前行,我不知道它要飞去哪里,我跟随着它,看着它在风中无拘无束的飞行,我不知道它要飞向哪里,不知道它要飞去的地方怎么样,看着它,跟着它。看那,她飞过了大海,飞过了金黄的麦田, ...

摘要: 1#印刷机办公桌上空空如也,而那本已被翻到最后一页台历仍直立在那儿,异常醒目。印刷机像一个巨人不厌其烦地哗哗运行着,老周认真而自然熟练地点动着机器按钮,眼不眨的盯住监视屏,看着它把一卷卷空白的薄膜吃掉 ...

她随他置身于人群,深深的孤独感袭来,他感受到了她细微的变化,自我陶醉般地讲着一则笑话,她没有用心听,也没有听懂,淡淡地笑着,目光在人群游戈,他突然停下声音问她:“我讲到哪儿了?”“今天真冷。”她看了他一眼,接了一句。

突然,梦醒了,我睁开了眼,想着梦中的一切,看着窗外,微微一笑,突然,飞过一片花瓣,和梦中的一样,我突然想去跟随,看看它要飞向哪,看着花瓣越飞越远,我想,也许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真的有一个一直在等待我的人,也是我一直在等待的人。

不过,也有烦恼,就是这只“大黄牛”生病的时候,不知道是它年老的缘故,眼儿模糊看不清,总是套印偏位;还是筋骨疏松,收卷打漂,偌大的卷料变成喇叭筒,让老周心急。不知道是“大黄牛”吃不饱,还是偷懒的缘故,时常来个换卷飞接断料,透得发亮的膜,瞬间里三层外三层缠住正泡在红色油墨中转动的版辊,老周蛮有耐心地剥开一层层血淋淋的薄膜,提在手上似杀了一只自家的老母鸡,真叫老周哭笑不得。

交往二年了,他们淡如水地交往着,也许细水才能长流,隐隐约约的,忽远忽近地,这才能产生美吧!她常常这样想,电话一通,他首先就是吃饭了吗?简约几句话,在“注意身体”中告终,没有依恋的爱意流露,也没有刻意希求。

我跟随着她,看着她,她是那样的迷人,那样的美丽,那样的美好。我紧紧的跟着,她突然钻入云中,又突然钻了出来,是那样顽皮,正如一个孩子,那样的有活力,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要飞去哪里。或许她就想一直飞,一路上,都会不时飞来鸟儿,鸟儿总会问到,你要飞去哪里?花瓣总是答道,一个充满爱的地方。鸟儿说,我飞过很多地方,我还不知道哪里有爱,你只是一个花瓣,你怎么会知道,花瓣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随着大海,随着稻田,随着白云,随着彩虹,载着无限的美好与幸福。鸟儿觉得它可笑,默默的飞走,突然,暴风雨来临,正当别人认为花瓣会坠落时,花瓣却鼓足勇气,向着暴风雨而去,人们为她叹息,可是,花瓣却怎么也不肯坠落,继续飞着,她飞出了暴风雨,看见了彩虹,一切又都恢复了,又是那样美好,她飞在彩虹之间。人们都很惊讶,鸟儿又来问,你为什么不回去,为什么要飞过来?花瓣答到,风雨之后见彩虹。鸟儿又是默默的飞走。

也渐渐地让老周从稚嫩的毛头小伙子,变成无可挑剔的一流机手,。

本文由钱柜qg111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