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今天不修车

作者:书评随笔

“好啊,小洛说的我没意见”烈焰爽快的同意“你高兴就好”冷翼也赞同,之后韦秋和郑圆圆同样也没有理由不玩,就只剩下许流年

摘要: 在买车买房早已成为口头禅的时代,囊中羞涩的我还是日日骑着我的红自行车按时上下班的,对于红,总把它和流血性的悲剧联系起来,向来是神经过敏的排斥的,但对于这辆耀眼的红车,则托朋友买来的,没法挑剔的,就试着 ...

——精彩生活,美丽人生。

“hi美丽的女孩我叫烈焰,你呢?”声音有一点挑逗气味,紫洛眯了眯可爱的眼睛,简单的回答。

凡事总有更新换旧的时候,我的“红衣”渐渐不鲜亮了,也不灵活了,先是两腿圈内伤外裂,让父亲亲手换后,调整方向的零件也松了,在手中总不听使换地来回扭动,使路上的安全度大打折扣,家中没有调整的工具,父亲无能为力了,就在因失灵要和一辆小轿车相碰时,我决心找专业的修车师傅修理它了。

摘要: 字言:因为是故事,所以在一开始已经死去。这是一片生灵字符,没有人会去拯救他们,只有在哪一天他们被我记起,我才会去怜悯他们,给他们生命(那年我在高三,当所有人都在那些他们手中纤细而坚固的笔杆子敲打着自己 ...

“恩,好的。”他们一路闲聊……

从灰暗的小屋推车走出,白亮亮的阳光又回复身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匆忙而乱,我急切的归家之心唐突慢下来,两位老人忘物之外的从容淡泊久久漫浮心中,温温润润的生而为人的感激和幸福荡漾眼眸,低头看看那耀眼的红,确也是热情,喜气洋洋的征兆,只是我感受不到吧了。

①一滩沙漠——渐行渐远的自我,明明还能认认真真地努力,而沉溺与暴风给自己的惊险刺激的快感里,荒漠了自己。之后的悲凉的梦境成为了现实。错误越积越多,失败越来越近,希望越来越渺茫,人生越来越无味。②暴风——现实的诱惑。华丽的外表,盛装地展现自己的最美,华而不实。强大的吸取着青春的年华。生活的毒瘤,人生的毒害,污染着青春的灿烂的笑脸。③暴风过去后走在沙漠里的自己。

铃…铃…铃…一阵喧闹的铃声……导播那甜美的声音便环绕在人们耳际

这天下班后,从同事那里打听到所经过的修车处,便径直去找。“紧挨着东方超市的东面。”我边牢记着同事的话,边用眼睛搜索着,东面除了一个大型的绘面馆还是绘面馆,我急了,问来回走动着的一位营业员。“就这儿,从小路直朝里走。”我这才恍然大悟般地说声“谢谢!”果然,路深处有一间很小的小屋,门外有修车留下的痕迹和物件,屋门开着,里面在四周楼房的遮盖下一片深暗,看不到屋里的摆设,终于找到了,我舒口气,快步推车朝屋里走,一个竖长的书架型大木板就在屋中间,上面摆满自行车的零件和修理的用具,最里面传来两位老人兴致勃勃的追忆青春岁月的闲聊声,没有一丝哀忧之感,在这样的环境下,不时还有爽朗的笑声传来,我清了清喉咙大声说:“修车!”并停下步朝里张望,两位老人正面对面坐在一个大木凳上,上面放着两个小菜,一瓶啤酒看来两人正值兴奋处,且我不留心打断了他们。“小妞,我们要喝酒,今天不修车,改天来。”“就小毛病,车头零件松了,只需要紧紧。”两位老人都站了起来,其中一个看了我的车头一眼,从木架中拿出一个工具,麻利地在我的车头零件处转动一下,说“行了,今天高兴,不收钱”“大爷,我……”“别不好意思了。”说着已走了进去。“谢谢!”我冲着他的背影。

人物介绍①一滩沙漠②暴风③我

“呵呵傻丫头,我说过我的家乡就是中国啊。”

是呀,我们要喝酒,今天不修车。

然而,一片的沙漠还是一片沙漠。虽然最初的模样已经有所产生了微妙而又显得吃惊的变化。之后,暴风如期而至,沙子们没有达到自己所想象的效果,更让他们不安的是,沙漠在一次次的扩大,周围的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消失,沙漠的触角慢慢伸向渺茫,静静地躺,而我在沉重的走着,面无表情。

“嗯,她就是我的天使,我想你不会夺人所爱吧”烈焰妖魅的一笑。

在买车买房早已成为口头禅的时代,囊中羞涩的我还是日日骑着我的红自行车按时上下班的,对于“红”,总把它和流血性的悲剧联系起来,向来是神经过敏的排斥的,但对于这辆耀眼的红车,则托朋友买来的,没法挑剔的,就试着喜欢它。而今几年过去了,司空见惯之余,也坦然地接受了它。朋友、亲戚也把它和我说事,它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每每骑着它,迎着吹来的风,总有红衣飘飘的飞的感觉,我由此在心中默默称呼它为“红衣”。

沙漠静静的守候在荒芜生命的大环境里,等待着日出与日落,枯燥乏味的兴趣,看得到他们的咆哮,听得到沙砾的嘲笑,我的愚味与无知。走在沙里曾经走过的脚印上,我害怕过去所以不想去回忆,也许这就叫做懦弱不敢面对自己的过去,但我却安安稳稳善良的原谅了自己并给自己找到了完美无瑕而易碎的借口“我们要面对的是未来,我们赌注在未来,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向前,而非要回顾自己已走过的路,我们既然已经走过了过去,那么也就无所谓回忆不回忆了”。

“别人愿意怎么想就怎么想,走我带你去”许流年霸道的拉着洛洛来到了高二a班,一脚踹开了门顿时整个班级像炸开了锅。

字言:因为是故事,所以在一开始已经死去。这是一片生灵字符,没有人会去拯救他们,只有在哪一天他们被我记起,我才会去怜悯他们,给他们生命(那年我在高三,当所有人都在那些他们手中纤细而坚固的笔杆子敲打着自己的脑袋之时,我却行走在大沙漠里)

“是啊,太好了,我一定要好好打扮打扮,一定会吸引他们的目光的”白痴女乙……

记得那是第一次暴风卷袭着曾经无限生机的沙漠,巨大而强劲的漩涡,极速地旋转着,周围弥散围绕的尘沙漫天飞舞,闪烁着几滴光芒,照耀脚下无动于衷而可伶的生命,点点上升。如同梦境般飘飘如乎,浅浅淡淡黄如巨柱般移动在死寂的沙漠里,旁边的沙子却感到另一翻的寂寞,或许它也无法体验到那种恐惧而暗暗自喜的妙。或许在这个死如一滩臭水般的宁静里,只有暴风可能给他们带来一场盛宴,当他们经历死神的洗礼之时,他们已有死亡的觉悟,他们知道自己将会改变,而在迅雷不及耳的死亡倒计时速度下享受着死亡。

“哇!这里好漂亮哦,哥哥,没想到这里也会有红枫树林”许流年看着她那迷人的笑脸,也有说不出的喜悦但也只是那一瞬间。

第二天的郊游如期而至,一切都很顺利,大家团聚在一起,分成小组,最后自然许流年,紫洛,冷翼,烈焰,自觉分在了一组,而每组最低六个人,所以又有了后来文艺部部长郑圆圆和班长韦秋的加入……因为是野外郊游,接受纯天然的熏陶,每个同学的心情也似乎是格外的好,大家搭好各自的帐篷便围在一起篝火玩乐……

冷翼温柔的一笑,果然,看来真的是那个傻丫头!有意思了,这会他要替自己的兄弟祈祷了,别没钓到人家自己也送进去,像他一样记得在英国的时候,自己暗示那个丫头这么久,竟然没被发现,他以为她是因为不喜欢他才装不懂的,后来才知道那小丫头是EQ实在是不怎么高,本来还想这次帮流年解决了心结再去找那小丫头,看来不用了,他要多多伤神了,可不能让焰那情场高手抢走他的丫头,烈焰望着好友神游的样子。

其实丶

“怎么……老师你有异议?”烈焰笑颜如花的说……,可在那位老师的眼里绝对阴森冒着阵阵冷汗,声音似乎也有些颤抖,要知道整个格林高校的资金来源百分之七十都是掌控在许少爷,烈焰家族以及冷氏家族的手里,只要他们的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你以后的前途及发展,所以全校上下师生都惧怕他们的势力,而他们自身的实力也不是盖的,她能不怕么“那……那焰少爷还……还有翼少爷你们就和洛洛同学坐在一起,我……我完全没有异议”

“翼哥哥,你怎么在这呢?我还以为你回你的国家了呢。”

这个世界说小不小丶却总会在某个特定的时刻丶特定的地点丶发生一段命定的相遇丶也许丶在错的时刻错的地点邂逅了一段不完美的感情丶也是一种无奈吧……

看来只有回家才会知道了……在紫洛愣神的时候,她的旁边已经有两个美男围上来了,自然是我们的焰少爷和翼少爷啦!

“哇,好棒啊,居然有许学长噢,而且貌似焰少爷和翼少爷也会去,哈哈”白痴女甲

“流年丫头这样,晚上不用人照顾不行啊”,

在一旁的烈焰又出声搅局“小洛你太伤人心了,你怎么能对着追求你的男人说你喜欢另外一个人呢……”说着还真一脸伤痛的表情,

“丫头你说什么”两个男生一起对着洛洛阴森的说着。

“嗯,走吧。”嘀嘀~~~零碎的一阵刺耳喇叭声,一辆红色的越野车停在了他们的面前,从车上下来的男孩,有一头火红的头发,他不同于许流年的冷酷邪气,他有的是一种张扬的妖气,妖孽,这是紫洛用来形容他的词汇,同样一米八几的身高。

就这样烈焰,冷翼还有我们的小洛洛三个人悲催的挤在一张桌子里,还好三个人都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体格也算清瘦,在一起也不算很挤,烈焰坐在紫洛的左边,而冷翼坐在紫洛的右边,于是,洛洛华丽丽的与两个倾城美男过起了同桌生活,

可她还没有回过神来!“洛洛,你难道要在自家门口吹西北风,人都走远了,还恋恋不舍……”一个不冷不热的声音响起,不是许流年还能是谁!

不对……她的哥哥貌似没有正常的时候,怎么想着也不在理会,回自己的房间去啦,

许流年一皱眉,但还是缓缓说出“他是我妹妹”,

“翼,你难道不打算为我介绍介绍吗”烈焰邪笑着说

“你觉得好就好”然后转头就回屋,他怕他自己忍不住有打人的冲动,也为自己的莫名其妙感到焦虑,他讨厌这种感觉!紫洛看到许流年奇怪的样子,心里也很奇怪,最近他的哥哥不正常哦,

“呃焰少爷翼少爷我不知道……”老师吓的汗都冒出来了,本来紫洛不想理这些事情,但那个声音……好像翼哥哥,便抬起头,紫色的瞳孔放大,真的是翼哥哥。

“好啦,翼,瞎想什么,游戏还没开始,怎么会知道结局呢,计划赶不上变化,在说,我是真的对小洛似乎感兴趣呢”冷翼没说完就被烈焰接了过来,不过这次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下课后,“翼哥哥,居然在这里可以碰到你好巧哦”紫洛兴奋的说着。

“丫头,风有可能是因为你啊,你刚刚来这里,他想给你一个特别的迎接方式”冷翼还是那么温柔,说的话也让人感觉温暖,可是紫洛心里却是一点都不相信呢!他哥哥会有那么好心,别以为他看不出来他哥哥根本不喜欢她,完全和小时候不一样,要不然也不会那天她刚下飞机,他那个所谓的“哥哥”故意让他溜三个小时,

……

“哥哥,我自己去就好了,都说不让别人知道我是你的妹妹,你现在带我去班级别人会怎么想。”

紫洛看向许流年“呃,哥哥,不是啦,你看,如果别人知道我是你的妹妹,就都会像校长这样奉承,我只想平凡的待到我成年,不想惹太多是非”紫洛小声的在许流年耳边说。

我是丶泡沫丶

许流年浑身散发着冷气“该死的你们都给我闭嘴!”早知道就不带洛洛进来了,刚要继续说下去却被紫洛打断。

“嘿嘿,小洛,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了”烈焰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这笑容不达心底却让人觉得欠扁!

”紫洛只当烈焰在开玩笑,不过这么说是否他哥哥还真是有目的的呢!他的这句话在紫洛听来没问题,但在冷翼眼里就意味深长了,流年还是要实施计划,烈焰那句话明明是提醒他,为什么会是这个丫头呢,流年这么多年受得苦他和焰最清楚,那是什么样的煎熬……

“哥哥,玩一下吧,反正也是无聊”

“小洛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真心呢,不过慢慢你就会懂了”这时冷翼凑到烈焰耳边“不管怎样,我是不会让丫头受到伤害的,像丫头这样的人,我很了解她,她不会作出那样的事的,何况,那时候她那么小,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就按洛洛说的办。”

“呃……当然是喜欢翼哥哥啦,谁让我们早就认识了呢”然后酒杯里的就一饮而尽“咳咳……”因为喝的比较急,不小心呛到了,

这个世界说大并不大丶说小也并不小丶而我们生活在这个圈圈里丶兜兜转转丶总会回到原地丶只是某些东西发生了改变丶也许就促成了无法弥补的遗憾……

这个世界说大不大丶但却有众里寻他千百度丶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悲哀……

“可是,你们不是一个姓氏,而且并没有听过流年学长你提过啊”韦秋也有兴趣的问了一句,而烈焰,冷翼同样也很好奇,此时也没有人管游戏了,

“一定是,就这里让你……太便宜你了,你要为你做过的是付出代价,而这代价不是你死了就可以的,远远不够,我也要让你经历若可经历的痛,要更多,而且,你不配让我……让我……这么多年的……”最后许流年还是没有把话说完……只留下幽幽的一句

“嗯。这样也好。”说完就带这紫洛出去,他不敢肯定在在哪里待一分钟会不会吐出来,可某女却停了下来。

“哇你看那不是流年学长吗,他怎么来了,好帅哦,听说流年学长很少来学校的他是越级生,记得以前他是从高一直接跳到高三,如今才22岁已经是TS公司总裁了,即俊朗又多金,可是他今天怎么来这里了呢。”

“翼,走吧,或许有什么变故也不一定”冷翼和烈焰也进入了其中一个帐篷,剩下来的韦秋和郑圆圆听得一头雾水,摇摇头也进入了剩下的帐篷,

《第七章郊游前奏》

可,流年的妹妹偏偏是他想用生命爱的丫头,他要怎么做才能两边都不伤害呢,还真是一个麻烦的事情!

许流年看向这个恶心的女校长正在考虑是不是明天给格林高校换个主管人。

“嗯,走吧哥哥。”紫洛说完就随着许流年的脚步离开了,徒留烈焰望着他们的背影勾起嘴角,这个女孩。

本文由钱柜qg111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