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作者:书评随笔

摘要: 哎呀,怎么考成这样。王主任一筹莫展地面对着年级成绩单,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这已经是第三次打败仗了,前两次全年级的成绩与之前的考试相比一次不如一次(用一落千丈这词也不为过)已引起家长的公愤了,校长听到 ...

摘要: 张江坐在公交车上,突然上来一位漂亮的姑娘,她长的眉目清秀,身材很苗条。可她专往人多的地方贴,那玉葱似的小手在人缝中拨来拨去,好像是找人,又像是找物。引起了张江的注意。这一切让张江看到了,张江二十七岁 ...

摘要: 第一次遇见他,是在高中的开学第二天,当时我并没有注意到他,是我后面的同学跟他相熟,我才留意他。那时的他,看起来傻傻的,呆呆的,发型是我最不喜欢的那种,前面挂着几根毛,后面一律小平头,一点儿也不帅气。 ...

“哎呀,怎么考成这样。”王主任一筹莫展地面对着年级成绩单,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张江坐在公交车上,突然上来一位漂亮的姑娘,她长的眉目清秀,身材很苗条。可她专往人多的地方贴,那玉葱似的小手在人缝中拨来拨去,好像是找人,又像是找物。引起了张江的注意。

第一次遇见他,是在高中的开学第二天,当时我并没有注意到他,是我后面的同学跟他相熟,我才留意他。

这已经是第三次打败仗了,前两次全年级的成绩与之前的考试相比一次不如一次(用一落千丈这词也不为过)已引起家长的“公愤”了,校长听到这些后,也没放过身为年级主任的他,没过多久 ,他就被校长叫去歇斯底里地“洗礼”了一道。而这次成绩又大大令人失望,他耳边仿佛又响起了校长那雷鸣般的话语:“如果年级下次再考差了,你那位置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了。”话虽模糊,但王主任不是笨蛋,连忙说;“校长,请您放心,下次一定考好。”

这一切让张江看到了,张江二十七岁还没对象,养成一个奇怪的毛病,就是爱给漂亮姑娘打分。他对刚上车的姑娘,竟打九十六分。他见这姑娘的手经常插入别人的口袋里。张江不但不反感,反而感到有意思。

那时的他,看起来傻傻的,呆呆的,发型是我最不喜欢的那种,前面挂着几根毛,后面一律小平头,一点儿也不帅气。微微发胖的身材看起来稍有一点笨拙,走路不急不缓,跟他的性子一样,像个老头子似的,让人无语。但他有一双闪亮,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和一对温柔的酒窝,特别是他的皮肤,又白又嫩,让我这个自以为皮肤过人的女生都有点嫉妒。

“怎么办,看来我这个位置保不住了,”他叹了口气,迈着步子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

这姑娘凭着那么好的容貌,不去傍大款,而干着小偷的的行当,这至少说明她把个人的贞操看高于一切,不然,当情妇,当三陪,都能挣大钱。到公众场合来冒险,说明她经济一定遇到了困难。这是一个突破口,抓住时机,我只要给她一点援助,完全让她不干小偷的行当。

其实他在当时的我来说,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那时,我也有一个暗恋的男生,且正好在一个班,不过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虽然我在看到他和别的女生表白时,心里很难过,但没过多久,就开始渐渐淡化了这段不算暗恋的单恋,那时,我才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爱他,虽然偶尔回往他的方向瞟几眼,不过心里已经没有多大波澜了。老天似乎在与我开玩笑,就在我快要结束这段苦涩的单恋时,却给了我另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恋。

“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碎了王主任的思虑。

当姑娘从一个老太太的口袋里掏出钱包时,张江密切注视她,见她把有钱的钱包放在自己提兜里了,说明她没有同伙,正这样想着车停了,姑娘麻利地下车了,张江紧跟也下了车。姑娘的脚步很快,张江小跑一阵才能追上她,往前一靠便搭讪说:“妹子走这么急干啥?”姑娘马上停下来,说:“你是干啥的,管这么宽?”张江后着脸皮笑嘻嘻地说:“刚才咱们不是坐一趟车吗?怎么,不认识啦?”这姑娘说:“车上那么多人我都认识吗?”

“进来,”王主任生气地对门外吼了一句,心想,谁会在这个时候来,难道是校长,不可能,他还不知道这件事。他的心颤抖了一下。

张江说:“可我却认准了你呀,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姑娘一阵脸红,便以柔克刚地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好像没伤害过你?”张江说:“但我有责任拉你一把!”姑娘厉声说:“不要脸,你是干啥的?”张江向公园一指,说:“这很简单,跟我到里面稍坐一会儿,我会把我的情况告诉你的。”那姑娘骂了张江一句:“神经病,我凭啥跟你去公园?”张江说:“我可是为你好啊!”那姑娘说:“我用不着你瞎操心!”姑娘为躲开张江,干脆转过方向,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可走了不大一会儿,就听到张江追来的脚步声,便恶狠狠地说:“你想干啥?再这样纠缠我我就报警了!”

本文由钱柜qg111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