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到底是什么一回事,雪花的快乐

作者:诗词歌赋

  我等候你。

  假如我是一朵雪花,

  恋爱他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我望著户外的昏黄

  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

  他来的时候我还不曾出世;

  如同望著将来,

  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

  太阳为我照上了二十几个年头,

  我的心震盲了我的听。

  飞扬,飞扬,飞扬,──

  我只是个孩子,认不识半点愁;

  你怎还不来?希望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

  忽然有一天一…我又爱又恨那一天——

  在每一秒钟上允许开花。

  不去那冷寞的幽谷,

  我心坎里痒齐齐的有些不连牵,

  我守候著你的步履,

  不去那凄清的山麓,

  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的上当,

  你的笑语,你的脸,

  也不上荒街去惆怅──

  有人说是受伤——你摸摸我的胸膛——

  你的柔软的发丝,

  飞扬,飞扬,飞扬,──

  他来的时候我还不曾出世,

  守候著你的一切;

  你看,我有我的方向!

  恋爱他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希望在每一秒钟上

  在半空里娟娟的飞舞,

  这来我变了,一只没笼头的马,

  枯死——你在哪里?

  认明了那清幽的住处,

  跑遍了荒凉的人生的旷野;

  我要你,要得我心里生痛,

  等著她来花园里探望──

  又像那古时间献璞玉的楚人,

  我要你的火焰似的笑,

  飞扬,飞扬,飞扬,──

  手指著心窝,说这里面有真有真,

  要你灵活的腰身,

  啊,她身上有朱砂梅的清香!

  你不信时一刀拉破我的心头肉,

  你的发上眼角的飞星;

  那时我凭藉我的身轻,

  看那血淋淋的一掬是玉不是玉;

  我陷落在迷醉的氛围中,

  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

  血!那无情的宰割,我的灵魂!

  像一座岛,

  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

  是谁逼迫我发最后的疑问?

  在蟒绿的海涛间,不自主的在浮沈……

  消溶,消溶,消溶──

  疑问!这回我自己幸喜我的梦醒,

  喔,我迫切的想望

  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

  上帝,我没有病,再不来对你呻吟!

  你的来临,想望

  我再不想成仙,蓬莱不是我的分;

  那一朵神奇的优昙

  我只要这地面,情愿安分的做人,——

  开上时间的顶尖!

  从此再不问恋爱是什么一回事,

  你为什么不来,忍心的?

  反正他来的时候我还不曾出世!

  你明知道,我知道你知道,

  你这不来于我是致命的一击,

  打死我生命中乍放的阳春,

本文由钱柜qg111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