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诗集,再不见雷峰

作者:诗词歌赋

  再不见雷峰,雷峰坍成了一座大荒冢,

  又被它从睡梦中惊醒,深夜里的琵琶!

  一

  顶上有不少交抱的青葱;

  是谁的悲思,

  深深的在深夜里坐著:

  顶上有不少交抱的青葱;

  是谁的手指,

  当窗有一团不圆的光亮,

  再不见雷峰,雷峰坍成了一座大荒冢。

  像一阵凄风,像一阵惨雨,像一阵落花,

  风挟著灰土,在大街上

  为什么感慨,对著这光阴应分的摧残?

  在这夜深深时,

  小巷里奔跑:

  世上多的是不应分的变态。

  在这睡昏昏时,

  我要在枯秃的笔尖上袅出

  世上多的是不应分的变态;

  挑动著紧促的弦索,乱弹著宫商角征,

  一种残破的残破的音调,

  发什么感慨,对著这光阴应分的摧残?

  和著这深夜,荒街,

  为要抒写我的残破的思潮。

  为什么感慨:这塔是镇压,这坟是掩埋,

  柳梢头有残月挂,

  二

  镇压还不如掩埋来得痛快!

  啊,半轮的残月,像是破碎的希望他,他

  深深的深夜里坐著:

  镇压还不如掩埋来得痛快!

  头戴一顶开花帽,

  生尖角的夜凉在窗缝里

  发什么感慨:这塔是镇压,这坟是掩埋。

  身上带著铁链条,

  妒忌屋内残余的暖气,

  再没有雷峰;雷峰从此掩埋人的记忆中:

  在光阴的道上疯了似的跳,疯了似的笑,

  也不饶恕我的肢体:

  像曾经的幻梦,曾经的爱宠;

  完了,他说,吹糊你的灯,

  但我要用我半干的墨水描成

  像曾经的幻梦,曾经的受宠,

  她在坟墓的那一边等,

  一些残破的残破的花样,

本文由钱柜qg111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