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诗集

作者:诗词歌赋

  这几天秋风来得格外的尖厉:
  我怕看我们的庭院,
  树叶伤鸟似的猛旋,
  中著了无形的利箭——
  没了,全没了:生命,颜色,美丽!
  就剩下西墙上的几道爬山虎:
  它那豹斑似的秋色,
  忍熬著风拳的打击,
  低低的喘一声乌邑——
  「我为你耐著!」它仿佛对我声诉。
  它为我耐著,那艳色的秋萝,
  但秋风不容情的追,
  追,(摧残著它的恩思惠!)
  追尽了生命的余辉——
  这回墙上不见了勇敢的秋萝!
  今夜那青光的三星在天上
  倾听著秋后的空院,
  悄俏的,更不闻呜咽:
  落叶在泥土里安眠——
  只我在这深夜,啊,为谁凄惘?

  「行善的大姑,修好的爷,」

  不可摇撼的神奇,

  西北风尖刀似的猛刺著他的脸,

  不容注视的威严,

  「赏给我一点你们吃剩的油水吧!」

  这耸峙,这横蟠,

  一团模糊的黑影,捱紧在大门边。

  这不可攀援的峻险!

  「可怜我快饿死了,发财的爷,」

  看!那岩缺处

  大门内有欢笑,有红炉,红玉杯;

  透露著天,窈远的苍天,

  「可怜我快冻死了,有福的爷,」

  在无限广博的怀抱间,

  大门外西北风笑说,「叫化活该!」

  这磅薄的伟象显现!

  我也是战栗的黑影一堆,

  是谁诉意境,是谁的想象?

  蠕伏在人道的前街;

  是谁的工程与搏造的手痕?

  我也只要一些同情的温暖,

  在这亘古的空灵中,

  遮掩我的剐残的余骸——

  陵慢著天风,天体与天氛!

  但这沈沈的紧闭的大门:谁来理睬;

  有时朵朵明媚的彩云,

  街道上只冷风的嘲讽,「叫化活该」!

  轻颤的妆缀著老人们的苍鬓,

本文由钱柜qg111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