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诗集

作者:诗词歌赋

  我想——我想开放我的宽阔和粗暴的嗓音,唱一支野蛮的大

  哈代,厌世的,不爱活的,

  怨谁?怨谁?还不是青天里打雷?

  胆的骇人的新歌;

  这回再不用怨言,

  关著,锁上;赶明儿瓷花砖上堆灰!

  我想拉破我的袍服,我的整齐的袍服,露出我的胸膛,肚

  一个黑影蒙住他的眼?

  别瞧这白石台阶儿光滑,赶明儿,唉,

  腹,胁骨与筋络;

  去了,他再不漏脸。

  石缝里长草,石板上青青的全是莓!

  我想放散我一头的长头,像一个游方僧似的散披著一头的乱

  八十八年不是容易过,

  那廊下的青玉缸里养著鱼,真凤尾,

  发;

  老头活该他的受,

  可还有谁给换水,谁给捞草,谁给喂?

  我也想跣我的脚,跣我的脚,在巉牙似的道上,快活地,无

  扛著一肩思想的重负,

  要不了三五天准翻著白肚鼓著眼,

  畏地走著。

  早晚都不得放手。

  不浮著死,也就让冰分儿压一个扁!

  我要调谐我的嗓音,傲慢的,粗暴的,唱一阕荒唐的,摧残

  为什么放著甜的不尝,

  顶可怜是那几个红嘴绿毛的鹦哥,

  的,弥漫的歌调;

  暖和的座儿不坐,

  让娘娘教得顶乖,会跟著洞箫唱歌,

  我伸出我的巨大的手掌,向著天与地,海与山,无餍地求

  偏挑那阴凄的调儿唱,

  真娇养惯,喂食一迟,就叫人名儿骂,

  讨,寻捞;

  辣味儿辣得口破,

  现在,您叫去!就剩空院子给您答话!……

  我一把揪住了西北风,问它要落叶的颜色,

  他是天生那老骨头僵,

  我一把揪住了东南风,问它要嫩芽的光泽;

  一对眼拖著看人,

  我蹲身在大海的边旁,倾听它的伟大的酣睡的声浪;

  他看著了谁谁就遭殃,

本文由钱柜qg111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