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事不声张,诗的当为与不当为

作者:古典文学

我曾撰《诗,不可以亵》一文,阐述诗歌创作应有认真庄重的态度,不可太过随意和戏弄,“诗庄词媚曲俗”的大方向还要遵守。近日,李少君的《流水》因“她让我摸摸乳房就走了”一句爆红,随即引来争议,在多种声音中,笔者倾向于支持“否定说”,即,李少君这首诗并不是一篇好作品。李的这首作品,严格来说不是诗,只是断句式的散文,其内容也不适合用诗来表达。至于思想意向也有待商榷。为什么这样说呢?

生活中,总有那么一类人,随意评价别人,背后议论别人,把别人的事情当做八卦的乐趣和谈资,自以为看透世事,便可指点一二。

开会时,我会和大家分析工作上的失误。

首先,文学是分体裁的。相比于散文、小说、戏剧,诗的语言必须高度凝练、隽永深刻,且诗贵在含蓄,不宜直白。在格律上,现代诗虽然不像旧体诗那样要求严格,但起码的整齐划一、节奏韵律还是要有的。虽然现在白话诗、口水诗、梨花体、羊羔体都出现过,但并不代表它们就是符合诗歌规范的,也不代表它是正常、健康、有价值的。而且支持和肯定它的人也不一定是真正懂诗或情趣高雅的,追随者也多是跟风,这类作品终归要被历史淘汰。西方曾出现一种诗歌创作现象,有一群人抛弃传统手法,以简洁公式化表达要写的内容,比如写火车:“咔哒、咔哒、咔哒……卡卡卡……呜——”但没人追捧,很快自生自灭了。前面说的各种体也同样如此,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占据诗坛的仍是传统和主流写法。前人有言“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发展创新要合乎规律,而不是单纯的标新立异。

殊不知,知人不评人,知事不声张,才是一个人最高级的修养。

有人第一反应是道歉、后悔;

诗之所以容易被恶搞,主要因为它短小灵活、方便简单,不像小说和戲剧要花大力气去立意谋篇。而且诗有别才,非关书也,它不需要具备较高的语文水平和写作能力。因此,诗是最能遮丑的文学。但恶搞毕竟不是诗,只是借诗之名的游戏,是对诗的亵渎。前面说李的《流水》不是诗,只是分行的散文或日记,这是因为它语言直白,结构松散,平铺直叙,没有韵律,根本就不符合诗的格式和特点。

不随意评价别人,是一种修养

有的人则直接给我了解决方案。

其次,体裁和内容是相关联的。爱情可以入诗,性也不是不能入诗,但要有合适的表现手法和范围。这正如穿衣服,什么场合穿什么。文章也一样,不同的内容要用不同的文体来表达,体用要相适。曹丕在《典论》中说:“奏议宜雅,书论宜理,铭诔尚实,诗赋欲丽。”试想,一篇政府工作报告如果用戏剧来写合适吗?大学生的毕业论文写成小说可以吗?再进一步说,有些东西即使写了,也要看是否适合公开发表。吴宓曾公开发表一首诗:“吴宓苦爱毛彦文,三洲人士共惊闻。离婚不为圣贤讥,金钱名誉何足云。”惹得众人哄笑,学校认为不成体统,派金岳霖去劝吴宓说:“你的诗如何我们不懂,但是,内容是你的爱情,并涉及毛彦文,这就不是公开发表的事情,这是私事情。私事情是不应该在报纸上宣传的。好比我们天天要上厕所,可是我们并不宣传。”吴宓很生气:“我的爱情不是上厕所。”金岳霖说:“不是说它是‘上厕所’,我说的是私事不应该宣传。”毛彦文晚年对吴宓的评价是,他是个疯子。

曾在电视上,看过这样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

前几天调整核心团队,入选的都是第二类人。

当然,《流水》没有涉及对方隐私,也构不成对对方的影响,但它毕竟写了有伤风雅的性事。有人质疑难道性不可以写入文学,并且拿《废都》《红楼梦》《金瓶梅》《北回归线》,等作品来说明。这样讲是混淆了诗歌和小说的界线,前面说过,每一种文体有它自己的功用,有的题材和内容适合写入小说,有的适合写入散文,有的适合入诗,这就是为何前面说的《红楼梦》等写了性却可以是名著,可散文、戏剧却不写这些内容的原因。因为写了就显得不伦不类,好比让一个女子穿上泳衣上街一样,难免引起遐想。何况小说是分读者群的,而诗常面向孩子。诗可以写性,也不是没人写过,但要看怎么写,写来干什么,是用来自己欣赏还是公之于众,是作为艺术品展现还是发泄“露阴癖”。《流水》这首诗,失败就失败在没有用更高超的文笔来运作这一主题,结果写得直白、裸露,偏离风流近下流。

一位大妈在健身房里因运动过度,导致心脏麻痹而死。

犯错就像一块试金石:

再说有人追捧。很正常,因为追星族从来不缺,追腥者也多。诗坛乱象由来已久,当初的梨花体也被许多人热捧,余秀华的“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引得许多人精神亢奋,李少君的“摸乳诗”群蚁附膻自然不意外,因为这个社会很多人已经丧失了辨别好坏的能力。当然,也有人说,并不是这些人不知道这诗不好,而是“奔着好奇和窥探的心理去看的”,或“冲着乳房去的”,还有人说吃饱了撑的。当然也有人不无忧虑地说:“阅读量超过4万,这又说明了什么?中国文化面临什么?”也有人直言:“这根本不是诗,是流氓的梦语,痞子文学!恶俗!”等等。

当记者采访同一个健身房的人们时,关于她的八卦骤然四起。

从一个人应对错误的态度,能窥见他处事的格局。

但说实话,《流水》这首“诗”主观上还真不是恶搞,因为他与那些恶搞的人不同,那些人是写不出诗来,只好标新立异。作者则是想通过恶搞的方式独出心裁哗众取宠,达到一种效果。这正如《围城》中,方鸿渐说曹元朗的诗不通,是有恃无恐的不通一样。恶性大于恶搞者。摸乳之事多人有之,独有李少君把它写到了诗里,可谓多年摸乳无人问,一举入诗天下知。自古圣贤皆寂寞,唯有炒作可留名。然而,文学可以浪漫通俗,但绝不可浪荡庸俗,更不可淫荡低俗。文化当有济世之功,不可有毁世之行。

“是因为太胖了,想变美才会这么拼命减肥的。”

出了错不慌不忙,尽力弥补总好过无用的焦虑。

“大概是因为大妈的前夫刚和一个漂亮的女人结了婚,受了刺激吧。”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错觉:努力过了,就该成功。

“哎,因为太过嫉妒别人,这下把命都搭上了。”

背完单词就想过六级,办好健身卡约等于瘦了。

在事情还未查明真相前,记者们就以“过度爱美减肥致死”为主题作为新闻上了电视。

当结果达不到预期时,心态就崩了。

然而,事实是,大妈努力减肥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要减重做肝移植手术,拯救肝硬化末期的女儿。

再小的生意,我也不和没有风险预估的公司合作;

为了快点做上手术,为了救心爱的女儿,这位大妈2个月内从180斤减到140斤,没日没夜地跑步,才会过了度,不幸去世。

眼里只盯着成功,就难以承受逆风时的后果。

那些人,并不知道自己的话有多大分量,就信口胡说;

真正的强者,都是长期主义者。

那些记者,并不知道事件背后的真相,就抓住噱头博眼球,瞎报道。

你有没有经常对自己说一句:“算了吧?”

自以为看透,说破之后才发现自己看到的不是真相的全部,但对别人的伤害已经覆水难收。

方案被打回,以往立马修改,如今只觉得自己没能力。

这个故事,就有如心理学上很有名的“冰山理论”。

功劳被同事抢走,也不再据理力争,安稳度日就行。

我们眼睛所看到的水面上的冰山一角,只不过只是看到了十分之一的冰山,还有十分之九的冰山在水下,被人们所忽略。

心理学家将这种情况定义为:习得性无助。

有些人有些事,就像这冰山一角,眼见不一定为实。

受挫多了就很难再努力,习惯于自我否定。

就像韩寒说的那样:

灭顶之灾不多见,生活里尽是琐碎的烦心事;

如果你不了解,你就闭嘴,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别人经历过了什么。如果你了解,那你就更应该闭嘴。

大多人就败在点滴的挫败感里,磨去了心志。

凡事不要总是带着自己的偏见,先入为主地去评价、议论别人,因为我们根本不了解别人有过怎样的经历,心中有怎样的痛处。

之前看过一个综艺,嘉宾改造57岁的素人洋子。

不随意评价别人,是一种修养,更是一种智慧。

洋子想谈恋爱,但曾被嘲笑过外貌,失去了勇气。

不声张别人的难处,是一种善良

后来索性放弃,头发乱蓬蓬的,几天都不换衣服。

网友@小麦 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在嘉宾的鼓励下,她换了发型,穿上裙子。

我是现在的父母抱养来的,这个事情是我上三年级的时候才知道。

面对一脸惊喜的邻居,她自信地笑了起来。

本文由钱柜qg111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