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感恩的人,你就废了

作者:古典文学

何者是善?何者是恶?善恶还是要自己去选择,生命还是要自己去掌握。

谢谢火焰给你光明,但也不要忘了那执灯的人。

善良是一种美德,是一个人最贵的底牌,是一个人处世的根本。

护才不护短

《佛说七处三观经》中有这么一段话:佛告比丘:“二人世间难得。何等二人?一者、所不可为行恩;二者、受恩复报恩。”

但是,太善良,就会丢失自己的价值和尊严,就会成为别人攻击你的利器,更是伤害你的软肋。

宋太祖手下有一员爱将,名叫李汉超。早年在攻打后蜀和北汉时曾立下赫赫战功。当时宋朝初建,契丹常常南下骚扰,使得北部边境不得安宁。宋太祖任命李汉超为关内巡检使,又委任他兼领齐州防御使,并把齐州的赋税收入也交给他,供其养兵训练,抵御契丹。齐州乃北部边境的富裕州,每年税收颇丰,所以李汉超的部队驻扎在这里,能够得到充足的供给,兵强马壮,粮草充足,作战能力强,迫使契丹不敢贸然南侵。边境地区由此得到稳定,人民的生活也获得了暂时的安宁。

意思是说,这世间有两种人最难得,一是施恩,二是感恩。

有时候,你把别人看得太重,结果你在别人眼中什么都不是。

李汉超深得宋太祖的偏爱和宠信,又加上守土有功,不免居功自傲,在任上做了不少违法乱纪的事情。老百姓对他颇为不满,于是就有人赶到京城,告李汉超的御状。告他借老百姓的钱不还、抢占民女为妾等不法之事。

《华严经》有云: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

01

宋太祖亲自接见告状的人,了解情况,并让侍从招待他们吃饭,然后宋太祖就劝他们:“以前,契丹人常常南下侵扰,烧杀抢掠,你们深受其害,历任守御的将领都抵敌不住。李将军赴任以后,赶走了契丹人,使你们不再受到契丹的侵扰,从此过上了安宁的生活。李将军只是向你们借钱,这与契丹人烧杀掳掠完全不一样。李将军向你们借的钱,我敢担保他是会还给你们的。”

既一切众生皆是佛,则处处是佛,处处有恩。

善良过了头,就是缺少心眼;谦让过了头,就成了软弱。

他又问那个被李汉超抢了女儿的人:“你一共有几个女儿?她们都嫁给了什么人?”老汉回答说几个女婿都是本村的庄稼人。宋太祖笑着对他说:“你的几个女儿嫁的都是庄稼人,而李汉超将军则是国家的栋梁之才,是我所信赖看重的大将。他既然看上了你的女儿,把她娶去做夫人,总不会亏待你呀。”大家听宋太祖讲得合情合理,心中的气也就消了。

感恩生命里拥有的一切,你会发现生活一切皆美好,幸福常与你相伴。

人别太善良,也别太大方,时间久了,你身边的人就会觉得,你所作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即使有一天你很累,撑不住了,也不会有人心疼你,怜悯你,因为在他们眼里,你是坚强不催的。

告状的人走了以后,宋太祖立即把李汉超叫来,十分严肃地对他说:“关南有不少老百姓上我这里来告你的状。你如果缺钱,为什么不对我说?为什么去向老百姓要钱?百姓是国家的根本,国家的兴旺都靠老百姓啊。”李汉超听了太祖的训斥,心中非常恐慌,连连认错。过了一会儿,宋太祖说道:“我这里给你几百两银子,你拿去尽快地还给老百姓。你身为封疆大吏,心中要想着老百姓啊。”李汉超满以为一定会受到严厉的处分,没想到皇上对他如此宽宏大量,还亲自拿钱给他,让他取信于民,这使他十分感动,他决心一定不辜负太祖对自己的信任。他回到齐州以后,把所借之钱一一还清,从此以身作则,严明纪律,使齐州秩序井然,社会风气明显好转,边防更加巩固,受到边境地区老百姓的拥戴。

01

太过迁就别人,太过忍让他人,别人就会变本加厉的为难你,就会得寸进出的伤害你,因为他们觉得你是永远很好说话的。

宋太祖对李汉超的处置可谓深得用人之道。一方面,当时急需像李汉超这样的将才;另一方面,李汉超的缺点、错误与他在事业上的成绩相比,毕竟是次要的,只要统驭有方,完全可以促使他改正错误,成为一名优秀的地方大员。宋太祖用人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用人看大节,不因瑕而掩瑜。

人品,比能力更重要

心眼也别太好了,不要什么都为别人着想,因为有的人不会在乎你的感受,不会替你着想,你的难处,你的种种不易,不会有人用心感知。

《六祖坛经》:明心见性,直指本心。

你越是退步,别人越是得寸进尺;你越是原谅,别人越是肆无忌惮;你越是心软,别人越是贪得无厌。

用才用其长

以本心明性,心思通明,才知人品可贵。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凡事适可而止,善良过了头,就是缺少心眼,谦让过了头,就成了软弱。

陈承昭本是南唐的大将,官至南唐保义节度使,在南唐的地位非常显赫。后周与南唐在淮南打仗,南唐国主委任陈承昭为境、泗、楚、海等四州水陆都应援使,职位之高,权力之重,可使南唐三军听命。

从前,临沂有一个叫郎新的人,想找师父学习木工。

撩你的人,不一定多喜欢你,可能只是感觉你比较好骗。

在当时,赵匡胤统率后周的先锋部队攻克了泗州,又发兵东下,与南唐陈承昭统领的军队遭遇于淮河。两军交战,赵匡胤用兵有方,指挥得力,而陈承昭作战无能,败逃之中为赵匡胤生擒活捉。因此,陈承昭身败名裂,投降在后周得了个右监门卫将军的小官。

几番斗转之下,郎新终拜鲁班为师。三年学徒,让郎新学会了不少本领,做出的活也十分精致。郎新自觉能力高超,甚至连师父也不看在眼里。

02

宋朝初建,赵匡胤打算兴修水利,开漕运以通四域。然而赵匡胤手下有勇将三千、谋士八百,却不能用其治水,于是四处求贤,物色治水能人。

一次,鲁班做出一个木头人,这木头人里装有机关,会自己拉锯。

善良,要带点锋芒,才对。

陈承昭虽然打仗不行,但对水却很有研究。他受命后察看水势,见惠民河水太小,虽疏浚也未必能通航运,于是遍寻水源以补惠民河之水。不久,引水后的惠民河水大增,水贯连汴京,南历陈州、颍州,直入淮河,沟通了京城与江淮的漕运。

郎新心想:师父都能做出来,没道理自己不行啊!于是趁着师父不在家的时候,偷偷拆开木人,把每个零件都测量了一番,回家就依样画葫芦,自己做了一个木头人。

锋芒毕露,不好;锋芒全无,也不好。

赵匡胤见他治水确实有一套方法,于是在国家的治水之事上,大用陈承昭。在疏通了惠民河之后,又命他去疏浚五丈河。他又用相同办法使五丈河水满,又将水东北流向济州大运河,东北漕运由此而通。

不解地是,木头人装好却不会拉锯,郎新闷头思索再三,也找不出原因,只好去请教师父。

人,总是得有一点锋芒,一个人脾气太好,太善良,别人就不会把你当回事。

赵匡胤欲平南唐,却忌江南水军之利。正没有办法时,陈承昭便建议宋国建立一支能打水仗的水师。于是在京城朱明门外凿挖水池,引惠民河之水灌入大池之中,操练水军。宋国既有水军,水又能通汇江淮,使得南唐便很容易被平定。这都是缘于赵匡胤用人之功。

师父听完,笑着问他:“木头人的每个部位你都测量过了吗?”“量了量了!而且很精确!”师父又问他:“你量心了吗?”“我没量心。”郎新说。师父说道:“因为你这孩子没量心!所以做的活不精,木头人也就不能动了。”郎新听完大窘。

太过善良,以为你付出真情对别人好,别人就会用真心对你好,最后才发现自己有多傻,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陈承昭既能治水,赵匡胤继续乐而用之。他不仅使陈承昭疏河通漕,而且又派他治理黄河。赵匡胤在位期间,黄河屡屡决口为害。赵匡胤无奈,每有黄河水患,就总派陈承昭去修治河堤,承担治河之责。陈承昭也不负宋太祖之望,在黄河两岸广植根系较密的榆树,以防黄河决堤。

做人,人品比能力更重要。一个人,可以无才,但不能无德。可以无能,但不能无品。

善良过度,就是傻。

陈承昭用于南唐为庸才,用于北宋即为干才,这就是以能力与位置相结合而用人的奥妙。

一个人真正的资本,不是才貌,不是金钱,而是人品。好人品遍行天下,无操守寸步难行。

本文由钱柜qg111手机版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